第1050章 领证的事,不着急

这个“再”字用的,简直戳到了云知卷的心窝子里。

他们听到了!

难怪刚才就一副阴阳怪气的表情!

云知卷后悔得只想把自己舌头咬断。

他把他们两个人的事,当乐子讲了出来。讲就讲吧,还被当事人给听到了。

还有比他混得更惨的人吗?

云知卷僵着脸,看着不嫌事大的亲外甥,再看看一手扶持起来的师弟,最后看看自己宠溺纵容的宝贝徒弟。

他感觉自己退休后的人生一点也不快乐,简直暗无天日、惨绝人寰。

“眠眠、祁墨,给我个面子吧……”

迎着陆眠和萧祁墨那副“老账新账一起算”的和善笑容,云知卷憋了半天,最后才卑微的说出这句话。

云知卷的面子是挺值钱的,不管在国际上,还是在各大势力之间,他一句话,一个面子,能解决天大的事。

但在萧祁墨和陆眠这里,不能说一点面子都没有,但也约等于零了。

“呵。”

“呵。”

两位大佬齐齐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冷笑。

云知卷:……

云桑全程看戏脸。

虽然不太清楚舅舅、眠眠和萧祁墨三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刚才从包厢外面,他也七七八八的听得差不多了。

他稍稍一分析,就分析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并觉得很神奇。

原来,大家真的都不是外人。

不过,有件事他还是挺介意的,萧祁墨之前竟然敢那么对待眠眠……

对陆眠来说,她也没想到云桑的舅舅就是她的师父。

之前对师父的“云”姓有过猜测,但没想到关系这么近。

本以为云老头这次会躲她躲得远远的,到头来他自己攒了饭局,自己送到了她面前。

她没什么好说的,就觉得拳头有点痒。

至于此时的萧祁墨,心里想的就更复杂了。

他生气的点在于,云老头竟然把他和眠眠的事,这么肆无忌惮的说了出去。还说给了云家人听,按照云姨和他妈妈的关系……

更甚至,还被云桑听到了。

萧祁墨倒抽一口冷气,越发觉得自己的师兄不成器,打一顿就好了。

不过,没等到他动手,旁边的云知舒和陆巡为了家庭和谐,还是站了出来。

“眠眠、祁墨,先坐下吧。”云知舒拉着陆眠的手,轻轻拍道:“饭菜马上就要上来了,等吃饱了再说。”

云知卷瞪大了眼珠子:亲妹啊,你这意思是吃饱了再打?

不过,这场箭在弦上的混打,最终还是被云知舒这话给化解了。

“好。”陆眠不可能当着这两位长辈的面动手,顺从的坐下来,笑道:“今天庆祝云哥夺冠,不动手。”

这话给云知卷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总算逃过一劫!

大外甥是个坑货,好在妹妹还算给力,帮他渡过了这一劫。

他决定了,以后云家如果没大事,他绝对不回来了!

就算回来,也坚决不能带上徒弟和师弟这两个人。

他不指望陆眠孝顺自己,只要不打死他,他就挺知足了。

反正,以后他有多远就逃多远!

萧祁墨见陆眠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不会再动手,只是给了云知卷一个警告的眼神。

云老头这次也就是沾了云家人的光,不然……

一场危机过去,服务员也陆陆续续端上了菜品。

吃饭期间,云桑一直没过去心里的那个坎,偏头瞪了眼邻座的萧祁墨,眼神格外冷酷又嚣张。

萧祁墨察觉到了,没当回事。

很快云桑憋不住了,放下筷子,手指敲了下桌面,慢悠悠问道:“萧祁墨,你骂过我妹妹?还打过我妹妹?”

这笔账,怎么都得算清楚才是。

对面的陆巡和云知舒闻言也不吃了,总算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

跟着放下了筷子,齐刷刷的看向了萧祁墨。

萧祁墨一脸苦笑。

他师兄的危机是解除了,但他的危机,才刚刚开始。

迎着餐桌上这几个人的仇视眼神,萧祁墨只能再三保证,那是误会,他绝对不是故意的。

云知舒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提醒了萧祁墨一句,“以后,不管误会还是什么,你得好好珍惜眠眠。”

陆巡点头附和,“我老婆说得对。”

云桑更是护妹狂魔,格外凶狠的攥了下拳头,“你以后要是敢动我妹一根头发丝,我跟你拼命!”

“……”

萧祁墨重重的点头,自知理亏的他很郑重的答应着:“我知道。”

云桑这才看向陆眠,“眠眠,哥建议你还是再考察考察他。萧祁墨这人有暴力倾向,你们领证的事,不着急!”

这下,萧祁墨不愿意了。

斯文男人眯着冷眸,气息低沉的看向云桑,冷峻五官释放着隐隐威压。

打他骂他都可以,阻止他领证这就是血海深仇了!

一个干哥哥而已,有必要管这么多?

陆眠捏着茶杯慢条斯理的抿了口茶,她能感受到来自云家人的关心和爱护,他们深切的、真挚的、毫无保留的关爱着她。

陆眠心中很暖,莫名其妙的就点了头。

“好,我会考察清楚。”

萧祁墨倍受伤害的看向了陆眠,陆眠笑笑,安慰般的拉了拉他的手。

先不说领证不领证的事,她其实更想说,她很喜欢这种被保护的感觉。

有时候一直保护别人也会累,她也需要一个港湾,温馨、踏实、极具安全感的港湾。

不管她做了什么,遇到了什么,港湾里的人都会坚定不移的守护着她,关心着她。

他们不会走,不会舍弃,也不会变心。

她想,这个港湾的名字,就叫“家”吧。

其实,她真的很羡慕云桑的亲妹妹。

那个女孩很不幸,遗落在外。

可她又那么幸运,能生在这样的家庭。

只希望云家人能尽早找到那个女孩,早日团聚吧。

她祝福他们一家。

——

周五,物理教室。

陆眠今天带来了一套自己平时配音用的音响设备。就是那套萧祁墨说叶谨闻一年工资都不够赔的昂贵设备。

周六就是艺术节,也就是明天,班级就得提交作品。

为了达到更好的配音效果,陆眠主动提供了工具。

应用物理学的学生们看着这套奢华音响,全都看直了眼。即使他们不认识这个品牌,但是从质感和音效上来看,就绝对价格不菲了。

有人出于好奇把牌子拍下来,在网上搜了一遍。

搜完之后,吓得对方直接大喊都不要碰,碰了这辈子都赔不起。

众人:……

到最后还是陆眠直接说没关系,碰不坏,那些同学才敢稍稍的用一下。

别说,效果就是不一样。

原本50分的配音,通过这个音响录制,直接飙升至65分。

每个人都按照剧本录制了一遍。

等大家听了成品的效果后,全都兴奋的鼓起了掌。

“我敢保证,这次咱们就算拿不了第一,也绝对比慧班作品强!”

“慧班算个屁啊!我听说他们班就打算画一幅画!”

“等着吧,明天就让他们后悔到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