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就好像柳七身上一直以来存在的状况异样,而这时候若是再加上一个柳一的话,那么显然一切都只会变得更加糟糕就是了。

他并不想要看见这样的情况发生,但是心中却也明白,有些问题一旦有所察觉,便就不能够因此而忽视了,只要问题没有真正的解决,那么过去的时间越长,可能造成的结果只会更加糟糕。

柳七的问题似乎就能够在某一个方面说明这个问题,而他并不想要看见类似这样的情况在出现了,更别提还是发生在柳一的身上,他们这对兄妹两人,已经足够让人心疼的了,这样的遭遇实在让人忍不住唏嘘。

关于孙亮所能够意识到的问题,他相信,自己的师父梁楚笙不会想不到,不过若说能够因此而放下心来,将与此有关的事情都交由其他的人去想,去解决的话,孙亮倒是也不能够放下心来。

柳七的情况确实不免棘手,但是眼前南毒之中真正所面对的问题,却也并非只有这么一件而已,对于不管是楚当家也好,还是其他参与到事情当中的人来也罢。

他们多要关注的事情,从来也都不会是仅仅只有柳七一个人而已,这一点从最开始柳七身上出现那样的情况的时候,一切的回答便是已经都落定了。

就眼前来说,他不久前才在风柳院中见到过的情形,就足够让孙亮看了之后觉得悬心了,曾柔那人身上所存在着的问题,一定是要比柳七这边的问题要来得更加严重一些的。

关于柳七这个人,不管是来历身份也好,还是其他的原因也罢,相比较那个名叫曾柔,曾经又是南毒之中一员的人来说,本就不是可以相提并论的。

而且关于曾柔这个人,即便孙亮第一次见到这人,并且从其他人的口中了解到更多的一些,和她曾经与南毒之间有关的事情,但是单单是从一个已经死去多时的一个人,竟然还会被容华不远千里地重新给带回来,也就知道这其中代表的分量是怎样的了。

容华这个人在南毒之中虽然待的时日并不常,孙亮对于这个人,此前甚至是没有多少了解的,也是从这一回这人带着曾柔一起来到这里的时候。

孙亮本人也才在其他人因此而出现的讨论的言语里,知道了一些与他们有关的东西,虽然孙亮一向是对于一些八卦的事情并不是十分感兴趣的。

但是大约也是因为初次见面时候的第一印象,给他带来的记忆比以往的其他时候,都要来得深刻一些,以至于他在当时亲眼见过了那个被抱着带回到了南毒中来,一眼看去就有些不同寻常的人之后。

随后也跟着了解了一下,关于那个不辞辛苦将其带回来的人,也就知道了关于容华这个人的生平和来历,要说更多的东西。

其实哪怕就是南毒之中的人,也未必都能够知道地有多清楚,相较之下,似乎还是原二公子身上能够为人所知道的事情更多一些。

别的不说,至少就出现的时间长短这件事情上,原容本人和南毒之间的关系就要长得多了,而容华作为原二公子的徒弟,除了这个身份本身,似乎也并没有更多的其他的,可以被别人知道的东西。

而原容对于自己的徒弟,自然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毕竟就所有人知道的,这位原公子是从来不收徒弟的。

而他的这个唯一的徒弟,据说还是曾经在襁褓中的时候开始,就一直跟在原容的身边,所以真要说起来的话,彼此之间的情谊一定是很深厚的。

至于容华为什么会将一个死去的,还是南毒曾经的背叛之人给带回到南毒中来,孙亮当然是无从得知的,他也没有非要将这件事情给弄清楚。

不过在一开始的时候,倒是不免在心里生出了一些疑惑的感觉来,不过却也不至于要找人问清楚就是了,而像是这样的好奇,对于许多的南毒之人来说,在面对这样的情形发生的时候,可能也会在心里有过类似这样的疑问。

不过真正能够解答这个问题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大约也不会有太多的人,是能够直接和将人带回来的那位容公子对话就是了。

而在这件事情上,大多数人也是从一开始就保持了一种观望的态度,这样的事情要说没什么,确实也只是一个已然死去了的人。

但若说有什么的话,也不是能够不引人注目的事情,但是随后通过楚当家他们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随后绝大多数的南毒之人也就明白了,渐渐的也就不在这件事情上多议论些什么,如果没有之后关于曾柔身上多发生的那样的事情。

这件事情说到底也早就过去了,哪怕就是容华将人带回来之后,就一直不将人给安顿了,而是就那样让她以一具尸体的状态在南毒中放着,也不至于会招致太多的非议的声音。

何况容华那人看起来似乎也不像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孙亮作为一个对过去事情知之不多的局外之人,并不知道容华对于那个曾柔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毕竟光是将其带回来的这件事情,听来就足够让人诧异了。

而且就他所知道的一些情况,那个曾柔的身份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算是容华的师娘了吧,关于南毒之中曾经举办过的关于原二公子的婚礼的这件事情,孙亮还是有所耳闻的。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觉得,像原容这样的一个并非南毒中人的身份,却一直能够在这里长久待下去的原因之一吧,不过也因为当时的对象是曾柔。

而曾柔本人其实语气说是南毒中的一员,到了后来,只会被定义为是一个曾经的背叛之人,那么原本能够加身紧密联系的一重关系,便是也就因此而随之被割裂开来。

哪怕是起不到什么坏的作用,但是也发挥不了好的一面的关系了,若不是这样的话,可能那位原二公子和南毒之间的关系,是要比眼前看见的更加亲密才对吧。

不过这些也都是出自于孙亮的猜测之中,从前他倒是不会对于这样的事情感兴趣的,不过在原二公子的那位徒弟,带着一个死去了的南毒的叛徒回到了这里来的时候,作为如今南毒之中的一员,他自然也不可能将一切的发生都当做是不存在的,而毫不关心。

但是就他有限的所知道的东西,其实想来倒是也未必有用,而在出事了之后,就更是如此了,关于曾柔身上发生的事情。

如今南毒之中也并没有太多相关的消息和议论的声音,他自然是不会随便多嘴的,在这样的事情上,孙亮一向也是有分寸的,否则他尽可以将自己所好奇的事情向师父梁楚笙问起。

比起其他人只存在议论中的一点儿信息,直接去问能够得到的回答一定会更多一些,不过如果是十分重要的,那么他本不该去问,意外参与到其中看见了什么,倒是也不必特别嘱咐些什么,孙亮也不会说些什么。

若是其他那些没那么重要的,有关昔日故事一般的存在,其实就算是听了,更多的也就是知道了一些曾经的光景而已,也并不能够改变任何一点眼前的现实。

孙亮心里倒是更想要谁能够告诉他一些更有用的东西,例如柳七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及这样的情况是不是能够有多胡奥转,又需要做些什么才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

这样实打实存在在眼前的难题,比其他的什么都要让人觉得更加急切,而作为孙亮来说,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并不能够在很多的事情上起到重要的作用,甚至未必能够帮得上太多的忙.

但是如果不是自己去着急的话,却可能连这样的机会都变得更加难以获得了,而这也是他希望能够得到的,柳七的情况并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

但是今天一切的发生,却是就是这其中的一转变之一,而今天这一天的时间下来,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却实在是不少,柳七也仅仅是这其中的一个而已。

再这样面对着紧张不明的情况下,一个问题的解决往往也是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的,而此时要是都把这样的注意力放在柳七身上,自然也是不可能的,这一点孙亮自然是清楚的,而关于其他的一些问题。

像是和曾柔有关的,或者南毒之中所面临的其他的部分,以他一个大夫的身份,实在也帮不上什么忙,倒是在柳七这对兄妹身上,是他能够伸手最多的一个地方了。

关于这两个人的情况,其实说来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人,是能够比他知道的更加清楚了,可以说是从他们被带到了南毒之中的时候开始,孙亮就负责和他们有关的一些事情了。

而后也是同这对兄妹两个人,一起经过了柳七身上的异样,以及柳一在林子里受伤生死一线的情况,而他也是从来没有因为发生的事情,而觉得要放弃帮忙的可能。

孙亮想了想今天发生的情况,尤其是在他们去到了风柳院之后的前前后后,这会儿便是有些话想要说给梁楚笙听。

只不过还没等开口,一眼看见这会儿就在身边的这对兄妹两人,便是觉得有些话当着他们的面直接说起来,可能会不太好,不管是他们两个这会儿的状态究竟是怎样的,是正常也好,还是异样也罢,似乎都不好直接就这样去讨论一些,和他们本身的情形有关系的事情。

如果他们能听进去,怕是会让他们自己听来更觉得不安,这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实在已经足够多了。

而他们本不该是面对着这样种种的两个人才是,看了总是让人不免心生不忍,自然也不会像想着还要带来更多的压力之类的,若是他们确实背后存在着什么其他的可能性,就好像是之前柳七身后藏着的那个,叫做谭丽的人一样的话。

那么有些话或者更不应该当着他们的面前说起,谁又知道这会不会是冒险不安全的行为,虽然孙亮也并不觉得自己说的什么是那么重要的问题。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也还是会想的更加仔细一些,于是孙亮便是先向着梁楚笙开口说道:“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就让他们两个现在这里安顿下来吧,师父您也累了,不妨回去休息一下,我啊出去让人准备点儿吃的,先拿过来给他们填饱肚子再说吧。”

孙亮自然知道,关于今天在风柳院中的情况,梁楚笙这边自然不可能是不去关心的,只不过也正因为今天从头到尾发生的事情有些过于密集了,且哪一件也都不是什么轻易就能够弄明白的事情。

而在面对着柳七身上的情况的时候,这会儿所有人也都还没有一个能够准确找出问题所在的方向来,而若是想要从当事人的身上找到些答案来,眼见着也未必是件容易的事情。

从柳七醒来时候的不对劲儿起,这样的尝试也不是完全没有做过的,只不过最后也并没有因此有任何的收获,而之前之所以会将人带到风柳院那里去,其实也算是想要弄清楚一些问题的方法,只不过事情自然也不会是如此顺利就是了。

至少从孙亮的角度看来,柳七的举动所表现出来的问题,并没有那么地重要,至少肯定是不比曾柔来得重要。

而其实要说柳七做了什么的话,他看起来其实又是什么都没有做过的,虽然一开始想要奔着风柳院前去的意图是让人觉得十分在意的一点,但是却并没有太多能够让人进一步发现些什么的动作来。

如此也就没有办法从中得出更多的东西来了相比之下,孙亮心里一时间会觉得疑惑不解的一点,反倒也不是因为他一直绷着一根弦去担心的柳七本人。

而是当时柳一的表现,虽然这时候他从那人的身上也看不出什么来,而那对兄妹两个人给人的感觉也都是安静而沉默的样子。

你若非知道些什么,知道发生了什么,大概也不会因此而从中觉得值得让人去深究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