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无话可说

既然律法修改好了,自然要广而告之,让大家都知晓。

于是,沈逸舟令人贴了告示,京城和其他敌方都纷纷议论不已。

丁香自从见过了蓝思雪之后,就一直在盼望和等候蓝思雪的好消息。

因为有了期望和盼望,丁香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十分煎熬和难忍。

若是没有希望,自然不会盼望和期待。

但自从因为维夏的缘故,见过了皇后娘娘,她心里又燃起了丝丝希望的火苗,她希望自己能够心想事成。

她本以为要等还多天才会有结果,谁知道不过几日时间,她就收到了丫鬟的好消息。

这几天,她一直派丫鬟在街上打听消息,一旦有关律法的消息就立刻前来禀报。

前几日,丫鬟都没有带来好消息,丁香也没有气馁,而是命令丫鬟继续打听。

这一天,丁香依然让丫鬟吃过早膳就去打听消息。

到了中午的时候,丫鬟一扫前几天的萎靡,兴奋不已,活蹦乱跳的跑进来,气喘吁吁的对丁香说道:“夫……夫人……”

丁香一看丫鬟这般,心里也激动起来,但她还是按耐住心里的情绪,淡然的说道:“不急,慢慢说。”

丫鬟见到夫人如此淡定,也缓和下来,然后立马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丁香:“夫人,奴婢打听到了,皇上颁布了新的律法,修改了之前的律法,还有之前妻告夫要治罪,都没有了,还有女子可以立户,女子可以休夫呢,夫人,皇上这个律法修改的太好了,奴婢觉得皇上真是太英明了。”

丫鬟打听到这个消息,心情也是十分高兴和激动她觉得女子有了这个律法,日子可就好过多了。

她也是女人,自然知道女子的艰难,因此,对与皇上如此修改律法实在欢喜。

丁香一听丫鬟的话,脸色也渐渐弥漫出意外的喜悦。

她自然知道为何皇上会颁布如此律法,应该是皇后娘娘在其中出力。

丁香心里翻腾不已,她打发走了丫鬟。

站起身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她觉得她终于可以做想做的事情了。

她激动的就想往外走去,想去县衙,想立刻状告夫君张贤,让他得到他该有的惩罚。

但,她刚走到门口的步伐又顿住了,不行,今天天色已经晚了,明天,等明天再去也不迟。

她可以等,反正已经等了好多时间了,不急这一时半刻。

第二日一大早,丁香就去了县衙。

县衙,县太爷刚刚起床,就听见衙役急步匆匆的赶来后院禀报道:“大人,大人,有人找大人升堂了。”

“什么事啊?这么急?”

县太爷一副慢悠悠的回道。

“不清楚,是一个女人。”衙役摇摇头回道

“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来。”

县太爷打了个哈欠,慢条斯理的回道。

丁香没有在县衙等太久,很快,县太爷就升堂了。

“威武。”

衙役依次出来。

过了一会儿,县太爷穿着一身官服出来,一拍经堂案:“何人报案?所谓何事?”

“启禀大人,民妇丁香状告夫君张贤杀人夺财。”

丁香一脸愤恨的对县令说道。

“嗯?真有此事?”

县令一脸惊讶,问道。

“确有此事,请大人明鉴。”丁香点点头,回道。

“来人,传张贤前来见本大人。”

县令眉头一皱吩咐道。

衙役立刻应道:“是,大人。”

然后便去传人了。

张贤正在铺子理搭理账本,一听有衙役找他去公堂,一脸懵,使了些银子问衙役,才知道丁香将他给告了。

他心里火气就是一冒,好你个丁香,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状告夫君?哼,我就不信你能赢。

他和衙役说了一声,然后从抽屉里拿了几张银票便跟着衙役身后去了县衙,脸上丝毫不慌张。

一到县衙,张贤就横了丁香一眼,然后笑着和县令见礼。

“大人,小的张贤见过大人。”

“嗯,你是张贤?你妻子状告你杀人夺财,你如何说?”

县令看了看张贤,摸了摸胡子问道。

张贤却依旧笑着回道:“大人容禀,这是贱内在胡言乱语,小的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呢,大人,你说,小人这老实的模样哪里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嘛?”

张贤边说,边向前走去,然后避开众人耳目从衣袖里拿出几张银票递给了县令手里。

县令撇了一眼,眼神微微一亮,嗯?五百两!

于是,县令一改之前正义的脸色,反而苦口婆心的劝丁香:“夫人,你是女子,如何能状告夫婿,妻告夫,有违天理,本大人看你夫君模样老实,不像你说的那般,想来应该是有误会。”

“夫妻嘛,哪有不拌嘴,不吵闹的呢,依我看,你们还是回去好好过日子好了,夫人,回去之后好好伺候夫君,别再因为一点小事就来县衙了,本大人忙着呢。”

然后又对张贤装模作样的说道:“张贤,你也是,回去之后,好好对你夫人陪个不是,夫妻二人和和睦睦,不是挺好的嘛?”

“是,是,大人说的是,大人英明。”张贤一脸谄媚的恭维道。

说着就去拉丁香回去。

丁香怎么可能跟他就这样离开。

她看向县令,满脸严肃的问道:“大人,民妇斗胆问一句,你可知新法?”

县令有些不耐烦了,他得了银票还等着去讨好小妾,给她买一些金钗,哄她高兴呢,谁知道这个女人如此不识趣。

“新法?本大人自然清楚,本大人是朝廷命官,如何不知道新法,怎么,那又如何?”

县令一听丁香的话,心里很疑惑,新法,什么新法,朝廷什么时候出了新法,他怎么不知道?

不过,这个女人既然这么说了,必然是应该有的,那自己怎么能不清楚呢,自然不能说不知道了。

“既然大人知晓新法,那大人为何违抗新法,皇上颁布的想法早就言明,女子可以休夫,更可以立户,说什么妻告夫不合理,早就已经废除了。”

“大人如此判决,是不把皇上的旨意当一回事么?”

丁香一脸气怒的说道。

县令被丁香说的哑口无言,他恼羞成怒,厉声喝道。

“哪里来的刁妇,竟敢如此顶嘴本大人,来人,将她押下去,打入大牢,等候审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