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手撕妖兽

“我擦!!!”

见常昊连续突破两道控制,乌合之众众人不由得心里一慌。

物理判定看力量,法术判定看道行。

妖物修行本就比人类修行要难,常昊能够修成元婴,其道行自是不必多说,而且这货身躯巨大,力量更是无需多言,其判定之高,自然也非寻常法术可以抗衡。

飞云踏雪和条子二人控制技能显然完全阻挡不住这家伙,甚至都没有一点儿效果。

“收!”

春光灿烂见状心念一动,五头魔神收拢五行大阵。

五行大阵属于阵法,并非控制法术,虽然也能困敌但控制机制不同,五道光芒圈子一缩,常昊便被五行大阵束缚在原地来回打转。

“吼!”

常昊爆喝一声,左右两侧脑袋用力往两侧一甩。

“砰!”的一声撞在五行大阵的光圈上,光圈顿时黯淡了下来。

“尼玛!”

春光灿烂大惊失色。

五行大阵是基础阵法不假,但万物源于五行,也是所有阵法的母阵,只要能使用得当,其威力完全不弱于高阶复杂的阵法。

之前在栖云山,春光灿烂凭借这一手五行大阵不仅挡住了妖群,还硬扛过李元化和万古狐王的攻击。

常昊不过是元婴期的王级妖怪,只一下就差点把阵法强行破开……足见这活动BOSS实力之强,完全是超阶位存在的。

“大家快攻击,我这阵法还能困他两秒!”

春光灿烂将法力催动到极致,五行大阵再次亮起。

道可道一拍葫芦大喝一声:“仙法,三昧真火!”

一团柔弱的火焰飘出。

水龙吟!

火龙破!

……

乌合之众众人当即释放出法术,对着道可道的三昧真火就是一通添火加柴。

冰火剑毒四系法术在三昧真火的融合下,凝聚成了一大团超大三昧真炎,对着常昊的面门就砸了过去。

这招组合法术是乌合之众众人多次配合之下所开发出的最强输出法术,由三昧真火为原点,融合乌合之众众人所有最强法术为一体,并附带各系法术特性,剑系的破防,冰系的减速,火系的爆发,毒系的持续伤害集于一身,一次性就可以打出超强爆发性伤害。

方才王远一伙人放火烧山的时候,就用这一招伏击被引出来的妖族怪物,在这招三昧真炎之下,就没有一个能活过一个回合的妖族。

然而常昊面对众人的组合法术,却没有丝毫畏惧,只见他中间那只金色的头颅大嘴突然张开,空口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漩涡。

三昧真炎飞至常昊面门之时,漩涡突然转动,巨大的三昧真炎直接被漩涡拉成一条直线,硬生生吞了进去。

“我……我……”

见三昧真炎被常昊一口吞下,乌合之众众人登时就傻眼了。

这他么什么情况?那可是三昧真火,什么都能烧万物皆可燃的三昧真火,怎么就被这妖孽一口吞了下去?

这……这也太恐怖了吧。

“嗝!”

吞下三昧真炎的常昊打了个嗝,鼻孔中钻出两道烟气,似乎相当惬意。

接着,常昊的另外两只脑袋嘴巴也跟着张开,一蓝一红一绿三道光芒对着乌合之众众人就喷了过来。

蓝色的是寒气。

红的自然是火柱!

绿的则是毒雾。

同时常昊的六只鼻孔中还钻出六口飞剑,飞剑空中一晃,化作数百道剑影。

乌合之众众人的攻击,被常昊用另一种形态给返还了回来。

“哗啦!”

五行大阵的光芒在常昊的攻击下,应声而碎,法术,毒雾,剑影从天而降。

“快闪!”

春光灿烂身经百战,危险意识很强,见常昊一张嘴,这家伙就知道没好事,驾起遁光就和常昊拉开了距离。

其他人就没有这个意识了。

大家还在纳闷春光灿烂跑什么的时候,常昊的反击就已经落下。

乌合之众众人虽然各有所长,但这种情况真正能反应过来并成功逃离的高手其实也就那么几个。

条子毛笔凭空划了个圈,钻进去就出现在了法术范围之外。

杯莫停马里奥这俩人是高手,反应快,速度也快,一红一白两道遁光瞬间逃离。

道可道有仙法在身,放出三昧真火护住全身闲庭信步般离开。

长情子召唤出一条红色的大蜈蚣给自己当替身,自己则趁机跑路。

至于飞云踏雪素年瑾时几人,就完全没有这个逃命的意识了。

眼看着飞云踏雪等人要被常昊法术覆盖,王远分身折转回来,一手一个拿住飞云踏雪和丁老仙,使出释迦掷象功用力一甩,二人被丢向了远处。

接着王远一手把素年瑾时搂在怀里,身影一晃出现在了法术范围之外,落地右手一伸,把最后排的独孤小玲给拉了过来。

这时候,还在法术范围内的队友只剩宋杨一人。

以宋杨的操作水平她当然不是跑不了,可架不住这妞穷啊,由于学了【凌虚御风】可以御空飞行的原因,这妞连把飞剑都没有……节省下来的钱全都买了时装。

飞行法宝这种东西是加基础属性的,就算你会飞,飞剑栏也得挂一把飞剑不是。

由于宋杨的持家有道,这丫头飞行速度基本等于龟速……心有余而力不足,想跑都跑不掉。

“老牛,你瞎了,怎么不救我妹妹!”

见只有宋杨被落下了,飞云踏雪在一旁急的大吼大叫。

王远却是不慌不忙道:“你急个屁!她才没那么容易死呢!”

王远话未说完,数百道剑影已经从天而降。

宋杨丝毫不乱,脚下一转,身形左摇右晃,飘逸的身形在密集如雨的剑影中穿梭自如,漫天剑影竟没有一道落在宋杨身上。

“额……”

尽管乌合之众一伙人也知道宋杨身手强悍,可看到这飘逸的身姿,依旧惊叹不已,飞云踏雪看到这一幕,骂人的话也憋了回去。

乌合之众是乌合之众,他们已经习惯了。

可其他人哪里见过这场面。

素年瑾时眼睛瞪得老大,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是好。

春光灿烂则惊道:“好飘逸的身法,是不是叫什么七星北斗……”

“?”

王远闻言,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

这【七踏星罡】身法,可是人家的家传绝学不传之秘,莫说是普通人,习武之人见识过得都是极少。

春光灿烂虽然没说对名字,可他说什么七星北斗,显然也是认识这套身法的,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

至于在后面偷窥的明天不上班一伙人,此时已经完全呆住了,表情和素年瑾时几乎同出一辙。

用身法技能闪避法术,大家还不至于这样诧异,宋杨却是完全靠走位躲过这么多道剑影,这特么的……俨然已经突破了几人对操作的认知。

宋杨成功逃离后,来到王远跟前,狠狠地在王远腿上踹了一脚。

“你有病啊!”

王远大怒:“打我干什么!”

宋杨气咻咻道:“你为什么不救我!”

“你特么用我救?”王远反问。

就是因为知道宋杨不用救,王远才没有管她,不然肯定第一个就救她了。

“这是用不用救的问题吗?”宋杨更愤怒了。

“???”

王远脑子一团浆糊:“那到底是救还是不救啊。”

“你去死吧!”宋杨转过身不理王远。

“????”

王远更茫然了:“神经病吧这女人!”

“智障!真是智障!”马里奥杯莫停几人摇头叹息。

飞云踏雪和丁老仙也摇头道:“脑残,太脑残了!”

王远还跟着符合:“没错!我也这么认为的。”

“……”

众人尽皆无语,看来这和尚并没意识到大家是在说他。

天知道这和尚脑壳是什么做的,平时挺聪明一人啊……又阴险又狡诈……怎么……看来是人都有弱点。

……

“吼!!”

常昊法术落空,嘶吼一声再次追上前来。

春光灿烂道:“这次还是分散攻击吧!毕竟这玩意只有三个头。”

方才的组合法术威力虽然强悍,却是融合为一体,基本等于是一个法术,常昊具有吞噬攻击法术的特性,组合法术自是搞不定他。

可常昊终归只有三个脑袋,乌合之众有十几个人。

分散攻击伤害不高,却也不至于攻击起不到任何作用。

春光灿烂一声令下,大家立马驾起遁光四散开来,将常昊围在了圈内,然后再次发起了攻击。

火焰,飞剑,寒冰,毒瘴,毒藤,各种法术在各个方向砸向了常昊。

常昊三个脑袋一晃,嘴巴张开再次形成漩涡。

正如大家所料想的那样,这家伙三个脑袋最多只能吞噬三个法术,其他的攻击是抵挡不住的。

然而就在这时,现实再次打脸。

“铛铛铛铛!”

随着攻击落在常昊的身上,常昊身上的鳞片黑色光芒一闪,众人的攻击竟然尽数被弹开。

“不要脸了吧这是!!”

大家见状那叫一个无语。

这家伙简直一点儿脸都不要,控制无效也就罢了,还能吞噬法术,分散攻击竟然还破不开防御,搞毛呢这是,玩呢!

这才只是王级妖兽BOSS而已,就已经这么变态了吗?那些大妖的实力岂不是难以想象。

“吼!!”

常昊三个脑袋齐齐大吼一声,嘴巴一张又要释放法术。

大家慌忙四散逃避。

“砰!”

然而大家还没跑多远,突然传来一声闷响。

回过头循声望去,只见常昊三个脑袋上,各出现了一个蚊香。

常昊的背后,王远不知何时已经飞至其后颈处,一铁棒砸在了上面。

“七寸!!打蛇打七寸!”

春光灿烂惊喜道:“那里就是常昊的七寸要害!大家趁现在快输出!”

“哦哦哦!”

大家连忙再次发起攻击。

眩晕状态下,无论是玩家还是怪物都不具备法力护体的能力,这种状态基本等于无防备姿态,所受伤害基本都是全部承受。

这一次,乌合之众众人的攻击终于有了效果。

一波疯狂输出下来,常昊脑袋上血条明显掉了一层。

“那个牛大春,好像不会法术。”

明天不上班这时候也突然注意到了王远。

从刚才开始,王远一直都是提着棍子飞来飞去,并没有使用过什么法术之类。

“是啊……”

被明天不上班这么一提醒,其他人也反应过来,纷纷道:“曾几何时叱咤风云的妖僧牛大春,竟然沦落到这般田地,连个法术都不会。”

“哈哈,这才叫报应呢!谁让他做这么多坏事。”

大家开始幸灾乐祸。

自进入仙灵界后,法术就是主流攻击手段,哪怕是剑修,也得学剑系法术,没有法术的玩家和凡间界的武者有什么区别?

只能靠近身肉搏,在这个动辄御剑千里的世界还不是被人吊着打?

哪怕强如牛大春这般的狠角色,没有了法术也基本上等于没有了爪牙的老虎。

“吼!”

几人幸灾乐祸之时,常昊眩晕状态解除。

王级妖兽的AI肯定不弱,也知道谁才是对自己威胁最大的人。

常昊大吼一声甩着两只巨大的脑袋就来咬王远。

“呵呵!”

王远呵呵一笑,就在常昊一口咬下的时候,往前一步一脚踩过去,躲过左侧巨口,踏在了常昊右侧脑袋的下颌上,左手往上一托顶住常昊的上颌,猛地一起身。

“嘎吱!”

常昊的嘴巴被王远硬生生撑开,王远右手铁棒迎风一晃,化作两丈多长,对着常昊的牙齿一阵猛敲。

“啊!!”

常昊吃痛,连忙往回一拉脑袋,王远顺势一个后翻落在常昊后颈上,双脚用力往下一踏。

“砰!”

王远力道惊人,这一下踩的又是常昊七寸要害,常昊被踩的身形一晃。

王远嘿嘿一笑,手中斗战化作三尺多长,斜着往下一插,插在了两块鳞片的缝隙之间,接着双手卯足了全力往下一按,大喝一声:“起来!”

“咔!”

一块蛇麟被王远一棍子给撬的立了起来。

王远一步踏前跟上,抓着鳞片往后一拉。

“噗呲!”

鳞片被王远连根拽起,一蓬鲜血“蹭”的一下被带起了一米多高。

“吼!!!!!”

常昊发出了一声惨烈的怒吼。

“攻击!”

与此同时,春光灿烂再次下达攻击指令。

此时常昊虽没有被眩晕,但剧痛之下无暇顾及众人,乌合之众众人攻击落下,再次打出一波伤害。

常昊疯狂晃动身躯,想要把王远甩下去,王远把手往常昊伤口里一插,拽住其血肉,右手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继续顺着伤口一块块将常昊背后的蛇麟给拔出来。

一片片蛇麟带着鲜血被王远不断拔起。

每拔一块,常昊都痛的嘶吼一声,乌合之众众人则趁机就是一波输出。

常昊惨叫连连,在地上不断地翻滚,脑袋上的血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下降。

“……”

远处的明天不上班一伙人看着方才还不可一世,此可怜如斯的常昊,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

这几个家伙本以为王远没了法术,就变成了人人可以欺负的落水狗,而王远却用现实告诉他们,你牛爷还是你牛爷……

法术固然强悍,而且法术特效极具观赏性,可是现在王远手撕妖兽,其手段之血腥,出手之暴戾,相比起强大的法术,更加震慑人心。

明天不上班几人突然觉得,王远还不如会法术呢,最起码当做的他的对手,还能死的痛快点。

常昊惨叫声在莽苍山内回响,其后颈的早就被王远糟蹋的不成蛇样,鳞片早就被王远给扒光,血肉模糊的一大片可谓是触目惊心。

常昊脑袋上的血条也在乌合之众一队人的不断攻击下,下降到了三分之一的位置,变成了红色。

“可恶的人类修士,不可饶恕!”

常昊大叫一声,身上迸发出紫色的光芒。

“要变身了!”

王远见常昊异状,忙往前一个空翻,踏空而行和常昊拉开距离。

这时,常昊整个身子趴在了地上,三个脑袋合而为一变成了一颗紫色的脑袋。

那脑袋不仅长出了龙须,头顶之上还有两个凸起,若非没有犄角,和龙已然没有什么两样。

“哈!”

暴走变身之后,常昊气焰冲天,身躯再次暴涨一圈,嘴巴一张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其嘴巴里。

漩涡转动!

常昊身边的巨石,树木尽皆被强大的吸引力拉起,卷入了漩涡之中,隔着数十丈远,乌合之众众人脚下飞剑也不听使唤一般,在漩涡的引力牵动下,不由自主的往常昊嘴巴里飞去。

看来这家伙被打急了,显出本相就要吃人。

据说妖族有蛇,连象都能吞得下,常昊这般修为,吃上几个人还不是和吃花生米一样简单。

引力牵动下,乌合之众众人身体完全不受控制,法术都用不出来根本无法逃离。

众人离常昊的大嘴越来越近。

就在所有人要被一口吞下的时候,王远从常昊背后折返回来,一脚踩在常昊的嘴巴上。

“啪!”

常昊的嘴巴被踩的闭合。

引力消失,乌合之众一伙人逃出生天。

而就在这时,常昊反过头来,大嘴一张,径直囫囵个的把王远一口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