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我娘亲死了

第1046章 我娘亲死了

“大……大姐夫,你听我说,我们觉得……”

欣儿把钟岁言的话说了,卫琮曦像是听不到一般,他死死的盯着施落,眼睁睁的看着她一点点没了气。

卫琮曦站着不动,眼底却蕴含着狂风爆怒。

钟岁言怕卫琮曦一生气弄死他,他忙将的欣儿也拉了出去,欣儿道:“你拉着我做什么?我要给大姐夫解释,不然他不会原谅我的。”

钟岁言看着这个蠢丫头无奈道:“你现在去他就能原谅你了?他现在正在气头上,搞不好我们两个的小命就没有了。”

欣儿一想也是,不过她担心施落:“你说大姐姐真的会……”

钟岁言也难得严肃道:“我不知道。”

欣儿沉默了,这本来就是在赌。

卫琮曦待在屋子里一天都没有出来,欣儿想进去看看却被钟岁言拦住了。

“若是有消息,他自然会说的、”

欣儿不安的走来走去,钟岁言道:“你别走了行吗?我头晕。”

欣儿还是走,她不走,自己就难受,总不能为了钟岁言,自己难受吧?

外面的人不知道院子里发生什么,可是卫平安比一般小孩子聪慧,他的亲爹明明在府里,中午和晚上却都没有出来吃饭,他问小光:“你说我爹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做什么?他不会是有别的女人了吧?”

小光刚刚喝了一口茶,就被他这惊世骇俗的言论惊道了,一口茶全部喷到了卫平安脸上。

“你胡说八道什么?小孩子家的这些话是谁交给你的?”

卫晨光受到了惊吓。

卫平安道:“我听表姐说的,她说李小公子他爹好几天没回家,是因为李小公子他爹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不要他娘了。”

卫平安说的表姐是秦雁九和萧铖的女儿金歌,十分彪悍的皇家贵女。

小光听到她的名字就有点的头疼,他也算是和金歌一起长大的,能不了解她是什么人?

“别听你表姐胡说。”

卫晨光觉得金歌很不靠谱。

“那我爹怎么不出来,总不能是陪着我娘吧?”

卫平安睁着大眼睛好奇的问。

“那是自然的,婶婶是世上最好的女子。”

卫平安眯了眯眼睛:“小光哥哥见过我娘亲?外面的人都说我娘亲死了。”

卫晨光一向温和的脸上难得多了几分愤怒:“外人胡说八道,婶婶活的好好的,她只是病了。”

卫平安又道:“什么病?为什么我都不能去看她?”

卫晨光正要回答,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他盯着小平安道:“反正就是病了。”

这个憨憨,卫平安哪里肯放过他。

“你见过我娘病后的样子?”

“我虽然没见过,不过……”

“不过什么?你都没见过,说不定我娘已经死了……”

卫平安眼眶都红了,要哭不哭的模样:“我果然是没有娘的孩子,别的小孩子都有娘亲疼爱,我连自己的娘亲都没有见过,清明时候我都不能给她烧纸,我是个不孝顺的孩子……”

小光最见不得女孩子哭,可是眼前这个还是个男的……

小光被他哭的心软,便压低了声音说:“你别哭了,卫叔知道要生气了。”

“我娘死了,还不许我哭吗?”

平安哭的更大声了,小光道:“好了好了,我跟你说好了吧,你先别哭了。”

卫平安果然不哭了,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他,等着他时候。

施落的情况小光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施落出事的那年,他年纪也不小了,听府里人说,看大人们眼色也猜到了一点,便把自己知道都说了。

“婶婶好像之前中毒了,身子就不好,从金国回来之后,她人就瘦的厉害,后来又怀了你……”

小光尽量婉转的说:“为了生你,她才那么快……”

小光叹了口气:“你一出生,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她住的院子也被卫叔封了,除了欣儿姨母,卫叔自己,不许任何人靠近,虽然我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可我肯定她没死。”

卫平安久久没有说话,半晌他才说:“所以我爹不喜欢我,是觉得我的出生,要了我娘的命,他讨厌我,才会把我送进宫的。”

小光急忙摇头:“不是……不是这样的,是因为你太小了……”

小光的解释苍白无力,卫平安认定了他父亲不喜欢他就是因为他的出生要了他娘的命。

他一边怨卫琮曦,一面对那个拼了命也要生下他的娘亲充满了好奇,她到底生了什么病?为什么不能出来见人?

卫平安五岁的脑袋瓜,装了很多的心事。

于是观察了几天后,他就偷偷的行动了,他先是假装自己在屋子里睡觉,然后换了身衣服偷偷从窗户爬了出去,卫平安对于爬树轻车熟路,他躲过了众人的视线,总算是到了施落的院子外面。

这个院子死气沉沉而且戒备森严,卫平安人小,他就躲在旁边的花丛中,等天黑了乘机行动。

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钟岁言和欣儿的话。

“这都两天了,大姐姐是不是真的……”

欣儿没敢往下说,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大姐姐真的死了,她就把命赔给她。

钟岁言道:“谁知道,卫琮曦又不允许我们进去。”

两个人的话卫平安听明白了,他脑袋嗡的一声。

他们说什么?

他的娘亲死了吗?

怎么可以,他还没有见过她呢。

卫平安还来不及伤心,就被人提着领子拎了起来。

“是谁?”

声音冷冽中带着杀意。

等看清楚了手里的人,唐风才诧异道:“小公爷?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要见我娘,让我进去。”卫平安回来的时间少,他并没有见过唐风,不过猜测他应该是这里的暗卫。

他们这边的动静,成功的惊动了院子里的人,欣儿跑出来,看到他也是一脸的诧异:“平安,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来看我娘。”

欣儿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嘴唇哆嗦的看着的眼前的小孩子,最后叹了口气,道:“跟我进来吧。”

唐风道:“国公爷吩咐过……”

欣儿:“国公爷怪罪的话,我来承担责任。”

唐风不是那个意思,不过看欣儿的模样,他还是点点头,让平安跟着进去了。

除了出生那天,这是平安第一次踏进这个院子,院子休整的很漂亮,东南角的地方还有个秋千,他四处看,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

这就是他娘亲生活的地方。

钟岁言看了他一眼道:“这孩子没见过他娘?”

欣儿点头。

钟岁言想了想,觉得施落那个干尸鬼样子确实不适合见人,万一吓坏小孩子就不好了。

卫平安也诧异的看了钟岁言一眼,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的眼睛盯着紧闭的房门。

“姨母,我娘亲在屋子里吗?”

欣儿点点头:“你娘她……病了,所以现在不适合见你。”

欣儿刚说完,里面的卫琮曦终于说话了:“让他进来。”

院子里的人都是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