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83 退却

火炮轰鸣,硝烟密布。

巨大的声浪雷鸣般地滚过,震得房顶的积雪成片地坍塌、震得房顶的灰尘簌簌飘落……

脚下的大地在炮声中颤抖个不停,桌上的酒杯酒壶一个个仿佛觉得桌面烫脚似的,一个个叮叮当当跳起、落下……

而原本在这个房间中喝酒的几个金人则举着凳子蹲在桌旁,生怕房子突然倒了把他们埋在里面。

几分钟前他们还坐在桌前喝酒,桌上的酒肉还是那些汉人供奉的,这让没什么油水的几位谋克欢欣鼓舞,正商量着如何才能从那些汉人身上再捞点好处的时候,大炮就忽然响了起来。

一直过了很久,外面的炮声这才渐渐停歇下来。

坐在主位……不,是举着主位蹲在桌旁的猛安放下椅子,拍了拍头上的灰尘,惊疑不定地问道:“怎么回事?”

“主子稍安勿躁,待奴才探探究竟。”一个干瘦的谋克自告奋勇的出了门去,不过很快他就回到了屋内……

“什么情况?”猛安连忙问道。

那干瘦的谋克仿佛失了魂一样,张着嘴指着远方说不出话来。

“你倒是说啊!外面什么情况?”旁边一身红绿锦缎的谋克着急的问道。

“太惨了,太惨了……”那干瘦的谋克说完忽然转身干呕起来,屋内顿时弥漫起酒与胃酸混合的难闻气味。

“走,出去看看……”

那猛安一见自己的手下如此表现,心中不由得打了个突。

那家伙别看他干瘦干瘦的,可人却凶狠极了,是猛安手下第一猛士。

如果连他都受不住,那外面的情况肯定糟糕到一定程度了……

然而这位直沽寨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一出门,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自家的外墙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飞了,墙外密密麻麻的堆着无数残肢断臂,其中有人的,也有马的。

外面的雪地仿佛被人用灌了红墨水的气球砸了似的,曾经洁白的雪地早已被鲜红的血所浸染。

地上、墙上、枝头上……鲜热的马赛克还冒着热气,散落的残肢偶尔还会抽搐几下……

不过是走出一扇门,眼前就仿佛变成了血腥的屠宰场一般!这一步所跨越的距离令人仿佛来到了地狱!

“呕——”

这种刺激人生理极限的画面即便是这几位谋克也有些撑不住了,只有那位猛安还算好些,但他的脸色也是极为苍白,仿佛随时都会吐出来一样。

这种纯粹的生理反应无关于经历,更与自身强悍与否无关,在血腥味与视觉的双重刺激下,不恶心才是不正常的。

“主子您看,这些人好像是蒙人!”

刚刚干瘦的谋克已经吐够了,虽然脸上不太好但终究还是有心思观察其他的细节了……而他手中拎着的正是会一个带着蒙人特征的头盔。

而放眼望去,那些染血的衣物、武器,以及那些尸体的模样无一不在强调着自己的身份。

“蒙人……这就打过来了!?”那猛安也是浑身一震,终于强行压下了呕吐的**,蹲下身子来仔细查看那些尸体。

果然他很快就发现了,几乎所有人都是蒙人。

之所以说几乎是因为其中也有一具汉人的尸体,如果是肖恒他们在的话很容易就能判断出这是来自复兴社的成员。

“这他娘的……”

那猛安神色数变。

也是,这队金人一直以来都只是守在这个偏远的小村寨里,以最低军力防守着时不时出现的倭寇,同时也驻守着来自海上的粮食补给线。

随着港口逐渐有封冻的迹象,北上的运粮船也越来越少了,而最后终究一去不返。

而取而代之的是秦氏商行的那些艨艟巨舰……

“对了!秦氏商行……天啊!那是什么!?”

那猛安忽然记起海阎王号等战舰,猛地回头望去,就见那艘似乎除了巨大也没什么的船突然露出了满口的獠牙……

只见海阎王号的上中下三层炮窗全部打开,无数黑黢黢的粗又长从炮窗中伸了出来,斜斜的指着……自己这边的方向!!

忽然,那猛安看到其中一个炮口闪出了一团火光……

在这个瞬间,他猛然想到了身后那惨剧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不好!!”

“跑啊!!”

那猛安怪叫一声撒丫子就跑,想要找个坚固点的地方躲起来……然而还没跑出两步他就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也正是因为的摔倒,这才让他真实的体会到了火炮的威力究竟有多么恐怖……

一颗冒着烟的大铁球直接砸碎了他们刚刚喝酒的那个房间,砸倒了后面的围墙……然后无数丢盔卸甲的蒙人就从那围墙之后露了出来。

第一发校正射击的就打出了一大片蒙人,然而还没等那猛安多想什么,无数炮声再次响起,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马瞬间就被淹没在了尘土之中……

等地动山摇的炮击过去,那猛安面前就只剩下另一个弥漫着鲜血和满地的马赛克了。

地狱!

这就是地狱!

此时此刻这位猛安心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就在他认为自己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黄泉世界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马蹄声。

“我说猛安大人,您还发什么呆呢!?赶快跑啊!蒙人已经冲进来了!”

白三水带人穿过硝烟和弹幕,来到那猛安身边一把将他捞起掉头就跑。

那猛安自然是认识白三水的,事实上一直以来白三水都是充当着秦氏商队与这猛安之间的沟通……而之前金人吃的酒肉当然也是白三水送过来的。

原本海阎王号的炮火应该不会覆盖他们这里才对,只是蒙军挺过最初的轰击之后本能的就要寻找掩体……而直沽寨就在他们面前,这个现成的掩体他们当然不会错过。

只是蒙人显然低估了火炮的威力。

直沽寨这边基本都是木骨泥胚屋,就连砖瓦房都少,如何能够抵挡得住重炮轰击?

而这猛安也算是运气好,在第二轮炮击来临之前冲了出来,然后幸运地被引导火炮的观察员看到了,否则他们真的会被淹没在炮火中。

肖恒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意识到暂时不能让这家伙死,至少也不能让他死在己方的炮火下,然后就命令火炮延伸,而白三水就借着这个机会赶快跑来将这位重要人物给抢救出来。

等白三水带着那位猛安以及一众随从冲出来的时候,火炮立即开始反复覆盖他们之前停留的位置……

果不其然,这顿炮火砸出来不少蒙元骑兵,当然也将整个直沽寨的城区搞得面目全非。

“犁地啊……”

那脱离了险境的猛安望着身后的惨状咂舌不已。

“这叫地毯式覆盖——就是用火炮给这片地方铺上一层毯子的意思。”

白三水也回头看了一眼,虽然他也是正儿八经的秦府出身,然而如此令人震惊的场面他也是第一次见。

只是与那猛安的畏惧不同,白三水心中升起的是骄傲与自豪,以及极为强烈的归属感。

是啊,尽管从血缘上来讲,他现在正剩下了一个女儿……但在肖恒所营造出来的这个体系之中,他找到了另一种与亲族类似甚至更高一层的归属感。

“地毯啊……还真是。”那猛安喃喃地说,“你们这炮,不得了哇!”

在此之前,在他眼中白三水不过是个能刮出点油水的汉人。

可是现在,在见识过了海阎王号的可怕之后,那猛安甚至生出了一丝不敢与白三水对视的感觉……

白三水这个人精当然明锐的感受到了那猛安态度上的变化,虽然口中没说什么,但脸上的自豪都快溢出来了。

……

“方位75,距离350,覆盖射击……放!!”

“轰轰轰轰……”

火炮在电控之下依次开火,然而尽管已经错开了开炮的峰值,但海阎王那庞大的船体依然剧烈地摇晃起来,横着飘出了好几米这才被缆绳与锚索拉住。

“防卫76,距离390,覆盖射击……放!!”

“轰轰轰……”

在观察手的引导下,一次又一次的火炮齐射将完成了一次次的暴力拆迁,直接将远方的城区砸得稀巴烂,而藏在其中的小股部队的下场自然不必多提。

当最后一次火炮齐射响起之后,再没有了新的射击命令……汗流浃背的炮手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等他们终于有心情观看远方的城区时,不由得被己方的杰作吓了一跳——远方几乎小半个城区都变成了废墟,偶有几匹瘸腿的战马挣扎着、哀嚎着逃离。

至于人影……一个都无。

小半个直沽寨仿佛变成了死城。

好在直沽寨这边大多都是库房,而猛安、谋克这些贵人居住的地方是不允许汉人聚居的,所以除了一些家畜之外,应该没什么误伤。

不过若是真的有误伤,那就只能算到蒙人身上了——谁让他们往城区跑呢?反正都死无对证了。

当海阎王号终于停下来的时候,整个战场都安静了下来。

无论是金人、汉人还是侥幸逃得一命的蒙人,都对集中使用的火炮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即便是来自现代的肖恒也只是在电影上才见过如此大的场景……

海阎王号预计装备70门火炮,其中2门是船艏炮和艉楼炮,除此之外共计装备68门前膛炮。

而这68门火炮是装在船体两侧的,所以单侧只有大小34门火炮。

但考虑到整个蒙元右路军也不过是配备了几十门18到24磅炮而已……这海阎王号仅仅一半的火力就要比整个蒙元右路军都要强了!所以能搞出如此大的场面倒也合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远方的蒙元残军终于退出了火炮射程之外,躲到了黑暗之中舔舐伤口。

而为了防止有人趁着夜色偷营,秦府骑兵围着直沽寨点了一圈篝火,而海阎王号上的探照灯也亮了起来,分两侧扫视着海面和临近的陆地。

直沽寨的猛安和他手下的几个谋克仿佛鹌鹑一样躲在一处点燃的篝火处,手中捧着姜糖水,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有些不知所措。

周围秦氏商队的士兵来来回回,而那些原本被他们随意呼喝欺负的汉人士兵则与秦氏商队的人打成一片,只剩他们这几个金人有些格格不入。

正当几人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白三水忽然走了过来。

几个金人下意识地站起身来,就连那位身份高贵的猛安都包含在内。

“怎么样?好点了没有?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白三水随和的问道,一如他之前给几位送酒肉时的态度一样。

而这一次金人们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种高高在上的架子,一个个争相摆手道:“没有没有……好得很,我们好得很啊!”

“天色也不早了,我估计你们也没地方睡了……所以就找公子要了些棉衣、棉被什么的,一会那边的房子收拾出来之后你们就先去那边安顿可好?”

“好好好……太好了!真是让您费心了!”几个金人连翻客气道。

“嗐!应该的,应该的!”白三水与几位客气了一番之后就离开了。

随后不多时,果然有士兵送来了棉衣棉被,并将他们引到旁边的一处泥胚房里。

这里原本应该是个货栈,现在里面点上了炉子,并在炉子旁边架起了几个简单的床铺。

看着如此简陋的房间,几个金人不由得相视叹息。

“唉我说小哥,那蒙人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大金与蒙人开战了不成?”

那干瘦的谋克忽然拉住带他们来的士兵,缠着他问道。

“蒙人都打到中都了,你不知道?”那士兵惊讶的说了一嘴。

“什么!?”

几人大吃一惊。

“你们几个放心吧,有海阎王号在,你们就是安全的。至于中都……”那士兵似乎想起了什么就补充道,“估计很快就会有贵人来与你们会合了。”

说完,士兵离开了。

只剩下几位金人望着炉子发呆。

火苗时不时地从炉圈中窜出,几人的表情在炉下显得阴沉沉的。

“主子,咱们大金……要完了?”

那个干瘦的谋克艰难的说道。

“……也许吧。”猛安低声说。

“那咱们……怎么办?”

“……”

这句话问出之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看看再说吧……若是真的不行了,咱们就投了那秦氏商队吧!”一个谋克忽然建议道。

“可他们是汉人!”那干瘦的谋克反应激烈。

“汉人又怎么样?”提出意见的谋克同样激动,“你没看到人家的大炮吗?如果这艘船能开到中都城下,你觉得中都能守得住?”

“行了!都闭嘴!”

终于,猛安说话了。

“投靠之事休要再提!你没听说吗?等等会有贵人来……到时候如何还是听贵人的吧。”

“也只能如此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