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真相

苏禾依然望着前方,云淡风轻的问出这句话,却叫男人的心里掀起一番巨大的波澜,一直刻意忽略的事被忽然挑起,心里的伤口甚至开始隐隐作痛。

萧驰不可避免地想起了齐琳萱,那个曾经让他爱之深恨之切,给他的人生带来了巨大改变的女人。他垂眸,不动声色地收起那些呼之欲出的情绪,没有做出回应。

女人扯开一个有点苦涩的笑容,望向前方的眼神有些恍惚,“那我讲给你一个自己曾亲眼所见的故事吧。”

不在乎男人是否回应,苏禾便自顾开口,“有个女孩,她喜欢上了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那个时候,她把所有的感情都托付给那个男人,天真的期盼着永远,可是没想到……”

女人的眼眶有些湿润,语气中已然有些哽咽,她敛了敛情绪,继续道,“那个男人却害死了她的父亲,毁了她的一切,想方设法地折磨她,摆在黑暗里的牢笼,被捆住身体整整三天一动不能动……”

萧驰瞪大双眼,望向苏禾的目光里有惊讶,有疑惑,还有不可置信。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女人所说的事情,同他和齐琳萱所所发生过的一切,有那么多重叠的地方?

苏禾转头,对上萧驰的目光,轻轻抿唇,一切的情绪已然消失,只有眼眶仍是微微发红。

“你到底……”

浪漫的音乐声传遍了整个婚礼现场,也成功打断了男人还未问出口的话。

苏禾却松了口气,所幸现在的身份能作为她刚刚说那番话的掩护。她将眼底的情绪掩藏好,才起身理了理衣裙下摆,淡淡道,“走吧,婚礼开始了。”

跟在女人身后,萧驰心中的疑惑又重了几分。

直觉告诉他,现在的苏禾并不像以前那样简单。

在苏伟强的精心准备下,苏禾同孟氏总裁的盛大婚礼终于展开。

铺张的布置,精心定制的礼服,加上双方显赫的家世背景,在外人看来,无一不是一场令人羡慕的盛世婚礼。

苏禾挽着萧驰的手臂缓缓走过红毯,看起来倒也是无比般配的一对,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萧驰想起刚刚在后台女人说的那番话,心里仍有波澜,特别是她问的那句“你做过让自己后悔的事吗”,一直回荡在脑海,久久不肯散去。

他心底出现一抹苦涩,是啊,他曾经后悔过,直到现在他依旧无法原谅自己,捆在过去。

在婚礼司仪的主持下,两人面对着苏伟强而站,萧驰抿紧了唇,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了一丝波动。他无时无刻不想拆穿这个老狐狸的真面目,忍耐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苏伟强面带笑意地将苏禾放在萧驰的掌心,又不忘叮嘱,“筱筱是我从小放在手心里疼的,婚后一定要好好待她。”

萧驰轻抿起唇角,眸光有一丝凌厉闪过,“放心吧,我一定让你满意。”

苏禾本就觉得萧驰看向苏伟强的眼神不同于以往,听了这句话,更觉得疑惑,而且她似乎看见萧驰刚刚冲着台下挑了挑眉。

果然,不出片刻,现场的音乐声戛然而止,一直放着两人婚纱照片的大屏幕忽然闪烁了一下,换成一张模糊的监控照片,以及一张尸检报告。

“这位躺在地上的好像是孟总裁的父亲,怎么回事?”

“通话记录,居然是苏伟强的!难道说……孟氏前总裁的死,不是齐家害的?”

当年齐家和孟家之间发生的事,业内人士几乎都清楚,孟氏与齐氏原本有过合作,商业上也算交好,后萧驰来却因为齐父对萧父和孟氏各种过分的所作所为而翻脸,最后因为萧驰报复,齐家败落,可怜的齐琳萱被萧驰收留一段时间后,也离开了人世。

难道当初人尽皆知的事情背后,真相另有隐情?

听到下面的议论,过去不愿回想的那些事再次涌入脑海,苏禾的头又疼起来,嗡嗡的议论声传到耳边,。

事出突然,苏伟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料一转头便对上了萧驰冷森森的目光,他心里一惊,猜到了大概。

原来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看着一张张确凿的证据被放在屏幕上,在场的人都知道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一样炸开了锅,议论纷纷地开始猜测着苏伟强手中齐氏股份的由来,也没人注意到苏禾捂着头蹲在了原地。

“谁!是谁放的!快给我关掉!”

苏伟强怒吼着冲到台下,然而为时已晚,所有证据都已经展现在了众人眼前,甚至已经开始有人骂他是个龌龊的小人。

众人渐渐散去,明天的新闻头条板块大概也提前有了预定内容,偌大的场地显得空旷而萧条,只有苏禾还站在原地,看着一脸慌乱的苏伟强。

她清楚自己被萧驰利用了,可相比之下,她更想知道事情真相的细节。

萧驰抱起手臂,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置身事外般看着热闹。

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苏伟强愣了一会儿才摁了接听。

“不好了总裁,刚刚最大的几个投资商纷纷打来了电话,说要立即撤资,还有……”

“还有什么?快说!”苏伟强早已没了耐心,情绪十分暴躁,扯了扯略有些发紧的西装领带,不顾形象地吼道。

“还有就是,公司旗下所有资源几乎都已经被转走,还有几个项目有大额欠款,也就是说,公司现在已经是个空壳了。”

苏伟强脑海里一片空白,他不甘心地看着萧驰,张了张嘴,只是重复问着同样一句话,“为什么?”

清晨的阳光夹杂着一丝的凉意,让原本略显的昏暗的房间,变得明亮轻快起来,床上的人,不满地轻皱着眉,五官精致得犹如一个沉睡的天使,让人永远不想破坏这份纯洁的画面。

不一会,床上的人,突然开始不安地扭动,脸上带着惊惧和无助。

“啊!”一声惊叫,苏禾猛地坐起来,大口地喘着粗气,丝丝缕缕的痛侵袭她的大脑,她有些痛苦地甩了甩头,慢慢地抬起头看着周围,脸上带着一丝的愣怔,腹部的坠重感,让她无法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