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谁不喜欢举高高呢

洛泽悦心中对洛凤琳一直抱有歉疚,她认为自己没有做到身为姐姐该做的义务,并且还因为自己的原因使洛凤琳早早便“失去”父亲。

倘若不是那一夜,她肯定还会像从前那样在庄园中与常老游耍吧?

洛泽悦想到,回忆的画面也被眼前的画面所遮掩,是洛凤琳稚嫩愠怒的面孔。

“姐,你不应该这样想的。”

洛凤琳看着洛泽悦的双眼说道,她知道洛泽悦在想什么,所以她如此说道。

“凤琳,你现在才十岁啊。”

“那又怎么样?我知道你想说我应该要拥有一个属于我的生活,但是姐姐你比我更清楚,像电视中的男孩女孩那样快乐玩耍的童年,我是不可能拥有的。”

洛凤琳远不同于其他普通孩童,拥有读心能力的她过早的接触的人类内心的负面表露,在洛泽悦悉心照顾,常老的每日教导,心智才能够像正常人那样稳健。

但自从脱离了洛家那个安静的宅院,在外界接触的人心更加的杂乱,所以在这段时间内,她的心理出现了急速的被迫成长。

“即使不能拥有,你也不能提前出现,若是被他知道你还活着,那该怎么办?”

“你可以乔装,我为什么不可以。”

“所以说,你在十岁啊,那是成年人利益的交际之处,出现小孩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星罗殿的伪装面具只有两张,倘若你要去就只能化妆,那就更加奇怪,徒增疑点。”

“我可以伪装成那些佣人部下的孩子。”

“那些人不能...”

就在洛泽悦还在无奈的解释时,手腕上的震动打断了她的注意力。

“抱歉。”

洛泽悦低声说道,离开了洛凤琳的房间,穿过长廊后,才将电话回播过去。

“怎么了刑君昊,现在不是你的上班时间吗?”

“我听乔姜说你现在很头疼,还在跟二小姐做工作吗?”

电话隔了一小段时间才回拨,洛泽悦刚刚应该还在二小姐的房间。

为了给洛凤琳一个安静的休息环境,争取过她本人的意见,那个房间单独于地下,有一条十多米的走廊连通电梯,每日常老会带她出入。

“哎...长大了,比我以前还倔,”洛泽悦用手指骨节按着太阳穴揉了记下,似乎确实很头疼,“你现在联系过来是有什么办法吗?”

只听刑君昊那边传来嘿嘿的笑声,“办法是有,不过总感觉没什么把握,主要还是让我跟她单独交流就行。”

“单独?就这样聊吗?我应该跟你说过,她现在的读心已经不局限于身边的人了,以任何方式与她实时交流的人都可以凤琳读取想法。”

洛泽悦以为刑君昊想用隔空交谈的方式避免读心,便提醒道,免得他出糗。

“记得,我怎么会忘...”

“那好吧,你去跟她说说吧,一些危险的地方我不准你许诺以后让她去玩,先提前说好。”

洛泽悦说完便取下的腕表,用精神力微微一送,腕表便轻盈的漂浮出去、径直飞向了洛凤琳房门预留的门缝中。

而她自己要安排接下来和星舟的“联会”事项,已经被耽误不少时间了,就交给刑君昊吧,倘若不行那就之后再来。

于是她便匆匆离开了地下。

一双小手接下尚有余温的腕表,洛凤琳看了看上面的名字,主动开口招呼。

“君昊哥哥。”

“诶,听哥哥的,你姐姐走了吗?”

“已经走了。”她穿过门缝向外看了看,将房门关上,“哥哥也是来叫我别去的吗?可是我唯一能接近爸爸的一次机会。”

刑君昊上挑的嘴角微微一滞,不禁想到他们单方面带走洛凤琳的事实,虽然洛泽悦很爱她,可是洛凤琳本人真的愿意跟随姐姐与父亲成为仇敌吗?

“你不要搞混了,我并不是想回去,或者说我可能比你们更了解那个洛筝辉,否则为什么我的读心能力只告诉了姐姐?”

洛凤琳确实完完整整的感应到了刑君昊的想法,她确实可以通过“交流”来得知对方的内心所想。

“那你也没必要一定早这次去接近他...”就在刑君昊本能的提出质疑时,一个玩味的声音不合时宜的打断了刑君昊。

“让我来吧,刑君昊。”

洛凤琳眉毛一皱,这个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耳熟,引起了一段短暂的回忆。

“浪林?琅仁?”

琅仁眉毛一扬,呵呵笑道:“没想到小凤琳还记得我啊。”

“肯定记得,你前不久在睚眦洲痛打王族的时候,姐姐她们当时的心情可是相当复杂呢。”

“啊?是吗是吗?当时洛泽悦是怎么想的?有赞叹我的英勇形象吗?哎呀你那姐姐你也知道,嘴遁技能拉满,还倔的不得了。”

洛凤琳闻言眉毛一挑,这动作与洛泽悦像极了。

“嘴遁技能?那是你的招牌技能吧。有什么事吗?刑君昊来电话实际上是你想跟我嘴遁是吗?”

“哎呀,那怎么会,就是我这有两个小姑娘也想去某人父亲的公司见见世面,就想着多带一个也不是问题。”

。。。。。。

自星舟邀约来已经第四天了,山火实际上当天便公开给予了星舟回复,况且这也不是私下的交流,而是一次信息公开的技术会展,双方都需要一些时间准备,不仅双方要挑选自身能够出手的技术,星舟还要搭建使用的展台。

于是到了第四天,山火的乔姜才带着他的专员们乘坐上专车前往会场。

“洛凤琳想通了?”

乔姜捏了捏脸上的皮革,心想自己还是不太适应这虫子。

坐在副驾驶,脸上同样贴上了易化虫,从而改变了样貌的洛泽悦闻言瞥了一眼自己的腕表。

“...刑君昊说服的,不知道用的代价,我也交代过他不能许诺去奇奇怪怪的地方。”

“那估计要刑君昊破费了。”

两人说完便安静下去,化过妆的常老则握着方向盘平稳的驾驶。

而刑君昊那边呢,他能付出什么代价,因为他压根就没说服洛凤琳啊。

至于不带洛凤琳去危险的地方...

单论修罗的名声,天底下除了s级和尊者,就没有比他身边更安全的地方了吧?

而且现在修罗也要去会展,有修罗的会展就是陆地上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他也没有违约。

按照琅仁说的话就是:没有人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计划通!

正想着,刚好琅仁电话也打了进来。

“接到二小姐了吗?楼道有独立监控,我没办法帮忙很抱歉。”

“没事,这不是接出来了嘛。”

琅仁一手将斧头丢进意识海中,揉了揉微微发热的双眼毫不在意的说道,随后便拍了个第一人称视角的合照传给刑君昊。

为了避免被其他人发现洛凤琳离开,琅仁只能用蝼蛄斧的遁地来到地下,像转移盔骨一样用空目将洛凤琳从地下转移到了地上。

还好距离够。

这个能力转移活物十分损耗精神力和眼睛,就这能力的原主人转移活人的时候也是眼睛充血,不过对琅仁来说也只是稍微有些眼眶发热罢了。

“你变了好多,但我依旧不能听清你的内心,你还是你。”

洛凤琳十分成熟的看着琅仁说道。

“你也变了很多,有人说你现在很像你姐吗?”

琅仁用没被蝼蛄斧石化影响的右手揉了揉洛凤琳的脑袋笑道。

“嘿嘿,常爷爷说过,乔哥哥也说过。”

小姑娘没怎么正正经经离开过那栋大楼,牵着琅仁的手笑着回应道,似乎说她像洛泽悦是一种值得自豪的荣耀。

“我们该怎么走,姐姐走了有一段时间了,坐车的话来得及吗?”

琅仁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似乎偏着脑袋在想些什么,意识海中倒是已经和另外两个小妮子取得了联系。

“你们玩到哪了?”

“在会展门口呢,现在还没准进去参观,不过这里人已经好多了,蜜娅,手来牵着。”

珑音回复道,见阿蜜爱娅兴奋的不得了,怕她走散便急忙牵住她的手。

“好的,注意你们脸上的东西别被弄坏了,一会开门了进去就是,不用等我。”琅仁嘱咐一声便挂断通讯。

“想好了吗?”洛凤琳问道。

她心情很好,因为她不知道琅仁在想什么。

琅仁倒是一把将她抱起在怀里,“还是这样快一些,你恐高吗?”

洛凤琳迟疑了一下才回答:“不哇啊啊啊~~~~~~~~~”

然而琅仁根本就不等洛凤琳说完,脚下一蹬,抱着洛凤琳一飞冲天,竟是一头扎进了云层之中!

而随着狂风震颤的尖叫在月隐的影响下,也只能存在于琅仁周身一点点的空间之中,外界无人能听闻到。

等到下一次落地,便已经来到了城外!

“那是你姐姐的车哦。”

轻飘飘落地的琅仁指着不远处的车屁股说道,数十分钟的车程竟是数十秒便追上!

而洛凤琳都没听到他在说什么,因为小凤琳的意识似乎都还停留在天上的云层之中遨游,一时间还没跟着下来。

“你不是说不恐高吗?”

“你也没说会这么高啊!”

“那还用这个办法吗?”

“要!还要玩!”

看来洛凤琳终究是个孩子,还喜欢玩举高高。

琅仁心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