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今天晚上赶羊回圈的时候,队长找到她,期期艾艾的跟她说了要打井的事。

因为打井没钱,所以队里打算把她放的那几只羊都卖了凑钱,但要是把她放的那些羊都卖了的话,那她这个放羊的差事就保不住了,只能跟大家一起去地里劳动生产了。

明明都答应的好好的,让她当放羊娃,这才两个月的功夫就变卦了,队长也不好意思说啊。

可是,不说也得说,现在队里实在没钱,为了打井,队长也只好豁出老脸,跟郑雅琴摊牌了。

郑雅琴听到队长的话后,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向队长提出了另一个要求,那就是——她要过继给老吴太太,跟老郑家脱离关系。

之前队长收了她那么多东西,答应给她弄房子,结果没弄来,后来又答应让她当羊倌,结果当了两个月就不让当了,总的说来,队长是欠她一份情的。

所以,她提出要过继给老吴家后,队长并没有表示异议,反而立刻表示支持。

之所以支持,主要是因为这事儿对队里没啥影响,就算有影响,也是正面的积极的影响。

而且,这件事操作起来也没啥难度,就算有难度,他也必须得帮,不然他堂堂的生产队长,一而再再而三的食言,他都不好意思再出现在这丫头面前了。

有了队长的支持,郑雅琴有底气多了,回到家就跟郑钱氏他们绕弯子,绕来绕去,终于绕到了过继的事儿上。

郑钱氏和儿子儿媳听到郑雅琴想要过继给老吴家,立刻都表示反对。

“不行,你是我们老郑家的闺女,在我们老郑家吃了十多年的白饭,凭啥白白的给他们老吴家当闺女去啊,他们家要是缺闺女的话,行,给我200块钱,给了我就同意你过继给他们家。”张桂枝第一个跳出来表示反对。

反对的原因当然也是因为钱,在她的眼里,郑雅琴就是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不给到价,她绝不出手。

至于买家是谁,郑雅琴到了人家会不会幸福,她全不在意,只要能给到她满意的价格,对她而言就万事大吉。

郑万宝和郑钱氏也不同意,他们反对的原因跟张桂枝差不多,郑万宝甚至还想在郑雅琴身上捞到有更多的好处,毕竟她是有神通的“仙女”,要是逼一逼的话,说不定还能榨出什么好东西。

郑万宝还厚颜无耻的说,“200块钱怎么能够呢?咱们家大丫可是仙女儿,能掐会算,识文断字,能跟一般的丫头一样价吗?”

郑钱氏则干脆的说,“你就甭瞎心思了,你是我们老郑家的闺女,生是我们老郑家的人,死是我们老郑家的鬼,就是化成灰儿了也得留着给我们老郑家下肥,也轮不到她老吴婆子来占我的便宜!”

得,这一个两个的,都把她当成商品了,都舍不得把她白白送人呢。

郑雅琴翻了个白眼儿,不耐烦的说,“你们又舍不得那批财宝,又不肯让我过继,合着这便宜都该被你们占了呗?不过今个这事可不是你们说了算的,你们想好了,要么把财宝捐献出来,要么我过继出去,两样你们必须选一样,明天早上我就去找队长,你们要是不选,我就帮你们选。”

“嘿,你个死丫头,还逼上我们了,敢这么跟你老子娘说话?翅膀硬了是不是?”张桂枝习惯性的抬起了胳膊,做势要打郑雅琴。

郑雅琴连躲都懒得躲,甚至眼睛都没眨一下,直直的看着她,冷笑说,“你这一巴掌要是下来了,我敢保证,你们不光得不到这批财宝,我也一定得过继出去,你可想好了。”

此刻,郑雅琴眼神犀利,脸上带着嘲讽和轻蔑的表情,看张桂枝就像看个小丑和傻子似的。

张桂枝被郑雅琴的目光给刺到了,但是她终极还是有忌惮的,她忌惮郑雅琴的“仙女”身份,也怕自己真动手了会遭雷劈。

所以,即便她扬着巴掌,即便郑雅琴用瞧不起的眼神看她,她的巴掌还是没敢落下去。

最后,只能化巴掌为指鼻子,指着郑雅琴骂,“你个忘本的东西,忘了谁生了你养了你是不是?我可是你亲娘,这是你亲爹亲奶。”她指着郑万宝和郑钱氏,继续骂郑雅琴——

“你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人就顶撞我们,你就不怕遭天谴,不怕遭雷劈?”

郑雅琴呵呵一笑,说,“我又没杀父弑母,又没抢劫骗财,怎么就能遭天谴遭雷劈,要我说,那些不顾人死活,一心想发昧心财的人,才会遭天谴遭雷劈。”

“你……你说谁呢?”张桂枝也不傻,听出郑雅琴拐弯抹角的骂他们呢,心里更生气了。

郑雅琴说,“当然是骂那些发昧心财的人,我又没骂你,你可别对号入座。”

------题外话------

有人看文吗?怎么都没人冒泡呢?感觉我的文好凄凉啊!/(ㄒo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