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尽管郑雅琴已经尽量行事低调了,可还是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这不,过继到老吴太太家的第二天,村里就开始传她的闲话了。

“呵呵,我说那郑大丫咋挣命似的要去给老吴太太当孙女呢,原来是图稀老吴太太手里头有粮食吃啊,你瞅瞅,昨天刚过到老吴家,就颠颠的跑生产队把老吴太太的粮食都背回去了,还当天就开始吃细粮了,我在她们家大门口隔挺远的就闻着面的香味儿了。”

“老吴太太一个月有12块钱呢,这下郑大丫算是妥了,往后能顿顿吃香的喝辣的了……”

“切,还吃香的喝辣的呢,那也要看她有没有那个吃香的喝辣的命,老吴太太啥命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那可是白虎下凡,专挑亲人克啊,从小就克死了自己的爹妈,嫁人了克死公公丈夫,老了老了克俩儿子都给克死了,一个都没剩下,你说她的亲人有一个落着好的了吗?她巴巴的贴上去,你觉得她能落着好?”

“就是,为了吃几顿好饭就把小命搭上,多不值当啊,当初队长还劝我把我家二锤过继给老吴太太呢,我没干,我们家虽然穷,但我宁可饿肚子也不能让我儿子来送死!”

“对呀,过继给她家就是送死,你瞅她克死这些亲人,哪有一个得着好死的?一个个的死的都那么惨,他的俩儿子在CX战场被炸的稀碎稀碎的,连个全尸都没留下,太惨了。”

“我看是一个比一个惨啊,他那俩儿子都死无全尸了,大丫将来还不得化成灰儿啊?”

“那可不,我看悬……”

“不值当啊,真不知她咋想……”

大伙七嘴八舌,对郑雅琴过继到老吴太太家评论了一番,虽然都嫉妒她能吃饱吃好,但是却没人羡慕她。

一个将来必定会死,而且还死的很惨很惨的人,有啥好羡慕的?只是她现在的日子过得这么舒坦,多少让大家觉得有点不愤。

别人都饿着肚子呢,她能吃饱吃好,那不是招人恨呢吗?

然而,虽然不愤,但郑雅琴吃的不是他们家的粮食,就是吃的再多再好,跟他们也没有一分钱的关系,大伙也就是在背地里嚼嚼蛆,实际上并没有为难她。

郑雅琴也知道大伙的想法,不过她并不在乎别人说啥,过继到老吴太太家第二天,她就宣布她往后不上工了,就在家里照顾老吴太太。

她说——奶奶身体不好,需要人时时陪伴着,反正她们家每个月有十二块钱的收入呢,就算她不去上工也饿不着她们娘俩。

大伙听到郑雅琴大刺刺的盯上那十二块钱后,又是一顿议论纷纷,都说郑雅琴过继的目的不纯,就是为了吃老吴太太这个绝户。

郑雅琴也不管别人说啥,宣告完不上工后,就关起门开始自顾过自己的小日子,无外乎每天种种园子,养点鸡鸭,顺便还养了一头猪崽子呢。

当然了,她养的最精心的,还属老吴太太。

虽然对老吴太太没啥感情,但因为可怜她,也因为她是烈士的妈,所以郑雅琴对她照顾的很精心。

到老吴家的第一天晚上,她就耐心的帮老吴太太洗了澡、洗了头,洗了衣裳,还帮她把那生了满头虱子的花白头发给剃了光了,就跟他刚穿回来时自己剃的那样光,唯恐虫卵留在头皮上。

她还把老太太那带着尿骚味的被褥拆洗了,里面都变黄了的棉花都被她卷吧卷吧塞进灶坑里烧了,换上了柔软洁白的新棉花。

新褥子铺在身下,厚厚的、软软的,老吴太太的睡眠都格外好了。

还有,现在老吴太太的胃口也比从前好多了,郑雅琴顿顿都做可口的、有营养的饭菜,反正老太太糊涂着呢,她就光明正大的从空间里往出拿各种好吃的给老吴太太吃。

在郑雅琴的精心照料下,老吴太太慢慢的好起来了,本来枯黄凹陷的脸颊竟有了几分血色,眼神都不那么呆滞空洞了,有时候还能断断续续、含糊不清的跟郑雅琴说几句话,表达一下自己的需求。

看到老吴太太的变化,郑雅琴很开心,也很有成就感。

村里的那些人眼红郑雅琴不用上工,常常当着郑雅琴的面阴阳怪气的说这说那,明里暗里的嘲讽郑雅琴是为了钱为了粮食才过继到老吴太太家。

现在,老吴太太被她照顾的这么好,那帮子看气么功的总算是说不出啥了。

他们还能说啥呀,之前大伙轮流照顾老吴太太的时候,老吴太太是什么状态大伙都看在眼里呢,现在郑雅琴单独照顾老吴太太了,老吴太太又是什么状态,大伙也不瞎。

人家是真把老吴太太当成亲奶奶照顾了,伺候的干干净净的不说,还把人给喂胖,喂精神了,跟之一比前俩人似的了,任谁都能看出来,老太太比之前好了一倍不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