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吴做有和孙百珍

而且,郑雅琴的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他们不知道这是洗衣液和洗发水的香味,毕竟这个年代还没有这些洋玩意儿呢,谁知道这是那些玩意的味儿啊。

因此,班里的男人们还都以为这是郑雅琴自带的体香呢。

花骨朵般美貌的少女,还自带体香,多吸引人,多令人遐想啊!

可惜,这个吸引人、令人遐想的少女太不解风情了,自从成为了大家的关注对象,班上没少有人跟她搭腔,想一亲她的芳泽。

郑雅琴察言观色,发现要是谁想撩赤她,就马上开启战斗模式,啥话难听说啥,咋让人下不来台就咋干,总是一副尖酸刻薄、杵倔横丧的模样。

男人都是自尊心强的动物,谁乐意被人贬低瞧不起啊?一两个月后,那些本来对她抱有好感的男人们,在郑雅琴毒舌攻击性,渐渐的都不再喜欢她,甚至都开始讨厌她了。

大伙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那几个女老师身上,那几位女老师多好啊,又温柔又懂礼貌的,比郑大丫强多了。

郑雅琴变成了扫盲班上一个漂亮的摆设了。

她巴不得这样,都对她不感兴趣了,她就能消停的过自己的小日子了!

“上课了上课了!”

讲台上的老师使劲儿的敲着黑板,敲得“啪啪”的,提醒下边的学生注意安静,因为大家说话唠嗑的声音实在太大了,把他的声音都给盖住了。

今天上课的是个男老师,那些为着看女老师故意来上课的男青年们都不肯好好上课了,甚至有好几个人干脆就没来。

就是来的这几个,也是在家闲的没事,过来凑趣唠嗑的,至于听课嘛,他们又没打算考大学,也没打算拿文凭,庄稼人,识几个字会算个账就够了,何必学的那么认真呢?

也就只有郑雅琴规规矩矩的坐在那,安静的等着老师上课。

老师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而教室里的这帮人还扯着脖子又说又笑,又喊右闹呢,没办法,他只好拿着教鞭啪啪的敲黑板,又扯着脖子声嘶力竭的喊了好几声,说笑声才渐渐的低了下去。

老师一看安静了,赶紧开始讲课。

这些学生的注意力也就十来分钟,他得利用这十来分钟抓紧把课给讲完了。

“乡亲们,咱们今天学一首古诗,叫《静夜思》,是唐朝大诗人李白写的,下面我把这首诗给大家朗诵一遍……”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这首诗啊,是作者客居在外时思念故乡有感而发而创作的……”

“思念啥故乡啊?他就是想媳妇了,你没看第一句就提床了吗?那床上能有啥呀?不就是有媳妇儿吗?”何二锤打断了老师的话,诡笑着开始唠黄科。

这个解释马上得到了其他人的响应。

“对,肯定是想媳妇了,我要是有媳妇儿,我出门也得想,这个李白也是的,没事出门得瑟啥,在家守着媳妇过日子不好吗?”孙发附和道。

“哈哈,孙发,你这是想媳妇了吧,我听说你要相媳妇(东北方言:相亲的意思)了,哪个屯儿的啊?俊不俊?谁家的姑娘啊?”

“嘿嘿,高家窝堡村的,长的还行吧,就是有点瘦,屁乎也不大,怕不能生儿子......”

“哎呦,那可不行,太瘦了不能生儿子不说,将来下地干活也不是个(不行的意思),你还是再相一个吧,这个不行啊!”

郑雅琴在一边听着这帮人的议论,咋听咋觉得他们不像是在讨论相亲,倒是在买牲口,找对象居然不看性格合不合的来,倒是看能不能生儿子,能不能下地干活,这跟买牲口有啥两样嘛!

正腹诽着呢,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哎妈呀,着火了……大伙快出来,快救火呀……”

不好,着火了!

一听到这个,扫盲班的这帮人呼啦一下向门口涌去,转眼间诺大的教室里就只剩下老师和郑雅琴了。

根本没人跟老师知会一声,或者说,根本没人拿老师当回事嘛!

老师无奈地推了推眼镜,看着郑雅琴,“小郑同志,你还上吗?要不要也去看热闹去?”

郑雅琴对看热闹可不感兴趣?上辈子,她在大城市生活了好几十年,啥热闹没看过呀?区区一个乡村小火灾,还吸引不了她。

不过,也不知道老师想不想出去看,毕竟这山村里的日子平静的跟一潭死水似的,要是有点啥热闹或新鲜事儿,大伙都挤破头的去看,唯恐错过了。

也不知这老师是不是这想法,要是这想法的话,郑雅琴要是不去,倒是把老师给牵绊住了。

这么想着,郑雅琴就微笑说,“老师你想不想去看看啊?你要是去的话,就去吧,正好我想起来家里还有点事儿呢,我就不去了。”

老师嘿嘿一笑,不大好意思的说,“我想去看看去。”马上又正色说,“我可不是去看热闹的啊,我是想看看我能不能帮帮忙,帮着打点水救救火啥的。”

“知道知道……”郑雅琴好笑的站起身,收拾好书本放进书包里,“那咱们走吧,不然一会儿火灭了,老师你就是想帮忙都没有用武之地了?”

呵呵呵,这老师可真有意思,想看热闹就直说得了,何必绕弯子呢?

还救火!屯子里几百号的人呢,还能轮到你个瘦的跟个小鸡崽子、还高度近视的外来来救火?

咋这么虚伪呢?

老师似乎听出了郑雅琴的揶揄,干笑两声,赶紧收回笑容,小跑着出去看热闹去了。

郑雅琴没兴趣看谁家着火,老师走后,她就不紧不慢的回家了。

到家时,看到家门口站着两个人,不,确切的说是三个,一男一女,女的怀里还抱着个小娃子。

是吴奶奶的侄子吴做有和侄媳妇孙百珍,还有他们家的小宝。

郑雅琴过继过来后,吴奶奶的侄子侄媳妇来过一趟,算是来认亲的,郑雅琴跟他们两口子交流了一次后,决定认下这门亲了。

因为这两口子都挺好的,老实厚道,一点都不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