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两棒子

郑雅琴跟着他们走了几步,忽然眉头一皱,道,“哎呦......”

那个女的转头看向她,“你咋了?”

郑雅琴不好意思的说,“大姐,这附近有没有公厕啊,我那什么,要上个厕所。”

那对男女一听,脸上都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来。

不过,交换了下眼神后,那女的还是耐着性子说,“走吧,我领你去,正好我也有泡尿呢!”

怕郑雅琴跑了,那女的决定上厕所也跟着,免得到嘴的鸭子飞了。

他们又向前走了一会儿,来到了一个家属区里,七拐八拐的找到了一个公厕。

看得出来,这俩人对这片还挺熟的,不然藏的这么偏的公厕,一般人还真找不着呢。

“你俩去吧,我在这等你们。”男的在离公厕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示意那女的看着郑雅琴。

他不乐意再往厕所跟前凑了,虽说现在是冬天,公厕的味儿也不大,但这种地方还是很腌臜的,能远远的离着,谁都不会乐意往跟前去的。

女人带着郑雅琴进了公厕。

这年头的公厕修建的都差不多,砖瓦结构的厕所,一边是男厕一边是女厕,厕所里有三个蹲坑,都是用一块块石板在粪池上方搭着,石板与石板之间留下一个一尺宽的空隙,人进去后就踩着两块石板蹲在空隙上方如厕。

郑雅琴上去解决了问题,那女的似乎觉得反正也进来了,就也上一趟吧,省的待会儿再有尿了还得折腾。

看看郑雅琴也没有要跑的意思,就也解开裤子上去了。

她蹲下的时候,郑雅琴已经方便完,开始系裤腰带了,看着那女人蹲下身,郑雅琴三下两下系完腰带,从空间里拿出一根棒子,猛地挥下去。

“啊!”

女人贩子大叫一声,一头栽倒在旁边的厕坑里,差点掉进厕坑。

眼见得那女的是昏过去了,郑雅琴一不做二不休,上前拎起她,连塞带怼的,把那女人贩子从厕坑给塞下去了。

“砰”

女人大头朝下摔进茅坑里。

幸而现在是冬天,天寒地冻的,茅坑里的不明物体都被冻成固态了,若是夏天,估计她现在都得被淹没了。

“咋地了咋地了?”

等在外面的男人听到他女人的那声惨叫了,急忙大踏步的跑过来,也顾不上男女间的忌讳了,直接就闯进了厕所里。

进来后,却发现厕所里居然没有人!

他媳妇和他们拐的那个小丫头都不见了!

“人呢?邓二梅,邓二梅——”男的惊慌得叫起来。

这时,茅坑里传来一声呻吟,“当......家的!”

男的急忙往厕坑里一看,却见他媳妇正四仰八叉的躺在茅坑里呢,身上、头上、脸上,还粘了不少黄澄澄的东西。”

“这......这特娘的咋回事啊?”男的一脸的惊愕的说,“你咋还掉坑里了呢?那女的呢?咋没影子了呢?”

女人贩子虚弱的坐起来,摸着被砸伤的脑袋,“她偷袭我,把我打晕过去了,你先把我拽上去再说吧!”

男的瞪着眼睛,又在厕所里撒么了一圈,确定郑雅琴确实不见了后,这才惴惴不安的弯下腰,准备把他媳妇从茅坑拉出来。

正探着头撅着腚往茅坑里使劲儿呢,忽然一阵冷风掠过,没等他回过头呢,只听“砰”的一声,一根又粗又硬的大棒子砸在了他的头上,男人贩子闷哼一声,软软的倒在了厕坑上方。

郑雅琴把棒子收回到空间里,三下两下的把那男的也塞进厕坑了。

女人贩子看见在郑雅琴行凶,还想叫,郑雅琴恶狠狠的威胁她,“闭嘴,你敢喊,我就敢把你们送公安局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干啥的,黑心肝的人贩子,进了公安局你俩擎等吃枪子儿!”

这个威胁很有效,那女的一下子就把嘴闭上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她男人也被塞进茅坑摔了下来,本以为这就完事儿了。

没成想,她男人掉下来后,上面那女的不知从哪弄来一大盆水,哗啦一下从上方浇下来,淋了他们一身一头。

这大冷的天,被困在坑里本就够惨的了,再被淋了一头水,还不擎等着被冻死啊!

女的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尖叫起来,“救命啊——杀人了!”

郑雅琴不慌不忙的把盆子收回到空间里,抬腿向外面走去,走到一处背静的地方,看看周围没人,就闪身进了空间里。

还是空间里好啊!

她舒服的伸了伸胳膊,晃了晃脖子,在外头冻了这么久,回到温暖如春的空间里,呼吸着带着仙气的空气,太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