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五千斤

片刻后,那位婶子从西屋里出来了,脸上带着淡淡的愁容。

“孩子,你这有啥粮食啊?多少钱卖啊!”她在郑雅琴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略显局促。

看样子,是买粮食的钱不足。

郑雅琴随手掀开了苫布,篮子里的东西露了出来。

里面有十斤挂面,还有大约四五斤的小米,还有四五斤的大米,都是细粮,有钱都难买到的好东西。

婶子看到郑雅琴的东西,眼睛顿时一亮,惊喜说,“这么多啊......”

随即,那熠熠发光的眸子又暗淡下来,她咳了一声,不大自然的说,“孩子,那个,你这些粮食准备咋卖啊?”

郑雅琴说,“不要钱,你要是乐意的话,就把你家的房子给我住一周吧,只要把房子给我住一周,这些粮食就都是你的了,而且一周后,我还可以再给你二十斤大米!”

婶子愣住了,“孩子,你没跟婶子开玩笑吧?这么老多的粮食,就住我七天房子?”

郑雅琴说,“没开玩笑,不过,这七天里,你们娘俩也必须搬走,我一个人住这儿。”

“行!”婶子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虽然她不知道这小姑娘是干啥的,也不知道这么做有没有危险,但她已经没有选择了,家里都已经断炊了,再没有粮食的话,就要饿死人了。

与其等着饿死,还不如冒险跟这小丫头交易一把呢!

“不过,我家里的东西你可不能给我弄坏弄丢了,也不能弄坏了,不然你得照价赔我。”婶子说的很委婉。

但是郑雅琴听出来了,她就是怕郑雅琴趁着她们不在家的时候偷她家的东西。

郑雅琴看了看这空荡荡的破屋子,笑了,说,“婶子,你们晚点再给我倒房子吧,到时候我再给你带点押金过来,省的你不放心。”

婶子被她这么一说,有点不好意思了,干笑着说,“我不是不放心,嗨,我家现在连一样像样的东西都没有了,我还有啥不放心的呢?”

“不管放不放心,咱还是亲兄弟明算账的好。”郑雅琴站了起来,“那婶子我就不打搅你了,你快去做饭吧,晚上我再过来。”

“行,我等着你啊!”婶子巴不得郑雅琴快点走呢,她跟她闺女俩都两天没吃饭了,小姑娘走了,她就能去做饭吃了!

郑雅琴离开了这家,快步向造纸厂家属区走去。

找到矮胖子说的那户人家,她小心的四下看了看,正准备敲门呢,门“吱呀”一声开了。

矮胖子那张圆圆的脸露出来,看样子他早就在门口等着郑雅琴了。

“快进来!”

矮胖子招呼郑雅琴进院,又把脑袋探出去四下撒么了一圈儿,见没人后才关上大门,还细心的把门插死了。

进屋后,矮胖子也没废话,直接进入主题,“小姑娘,你说要古董,那你到底有多少粮食跟我换?”

郑雅琴掀开带来的篮子,说,“就这种档次的粮食,要多少有多少。”

篮子里装着好几个小袋子,袋子里有大米、小米、紫米、燕麦、还有面粉、玉米面和荞面。

矮胖子两眼放光的看着各种各样的粮食,一会拈起几粒大米放嘴里嚼嚼,一会儿抓一把面粉放鼻子底下嗅嗅,看的可仔细了。

看了半天,他才抬起头来,一张胖脸上堆满了笑意,“小妹妹,你这粮食质量都杠杠的啊,这要是在粮站,都能评上一等粮。”

郑雅琴说,“看完我的粮食了,你的古董呢?”

矮胖子笑着说,“都给你准备好了,你等着!”

他颠颠的走到柜子旁,打开柜盖子,从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居然是檀木的,上面还嵌着螺钿,刻着繁琐的花纹。

矮胖子稀罕巴叉的用手摩挲了盒子一下,才打开盒子。

盒子里面放了好多小玩意,有玉佩、珊瑚珠串、鼻烟壶、扳指,还有几块羊脂白玉的原石。

看到这些宝物,郑雅琴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

她真是老天的亲闺女啊,命这么好,随便一碰,就碰着一个有真家伙的人了,简直太幸运了。

矮胖子不知郑雅琴所想,还怕郑雅琴不识货呢,特意告诉她说,“我这盒子紫檀的,道光年间的老玩意儿了,光这个盒子就值二三百块呢。”

都不用他介绍,郑雅琴自己就看出来了,从前陈教授也喜欢研究古玩,家里也收藏了不少,她经常带着她去博物馆观摩,俩人也常看电视里的鉴宝节目。

耳濡目染之下,她对古玩也算是一知半解了,像紫檀这种珍贵的木料,她搭眼一看就认出来了。

“还有这些,都是宝贝,你看这几块石头,看着不起眼,这些可都是羊脂白玉的原石,值老鼻子钱了。”

“还有这个鼻烟壶,瞧!”

矮胖子从盒子里拿出一对玻璃胎珐琅彩花鸟图鼻烟壶,神秘兮兮的说,“我跟你说,这可是从伪皇宫里流出来的东西,据说是婉容用过的呢。”

郑雅琴接过那对鼻烟壶,仔细看了一下,见那对鼻烟壶晶莹剔透的、色彩艳丽,工艺精湛,一看就是上乘之作。

郑雅琴很喜欢,就说,“这对鼻烟壶我要了,用大米跟你换,你要多少斤大米?”

矮胖子听了,眼睛一亮,随即咧开嘴,笑眯眯的说,“看小妹妹你也是个爽利人,我就不跟你要幌了,咱一口价。”

他伸出一个巴掌,笑嘻嘻道:“三百斤!”

本以为郑雅琴得跟他还价呢,没成想郑雅琴却一口答应下来,“好,三百斤就三百斤,你这几块原石加上这串珊瑚手串呢?还有这个翡翠扳指,加起来要多少大米?”

郑雅琴把盒子里大多数东西都算进去了,除了那个象牙的扳指和那个犀角杯,别的她都想要。

矮胖子听到郑雅琴这么大的口气,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哎呦,小妹妹可真识货啊,既然咱哥俩这么有缘,哥哥也不跟你要幌子了,这么着吧,你要是都想要的话,所有这些加起来,就五千斤大米,你看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