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粥和鸡蛋

半个小时后,米粥的香味飘出厨房,传到屋里。

狗剩和狗蛋正在炕桌上弹杏核呢,闻到了香味,哥俩不约而同的耸起了鼻子,跟狗似的。

“粥,大米粥!”狗蛋眼睛精亮的喊道。

狗剩说,“我要吃……”

话音未落,哥俩劈腾扑腾的从炕上跳下地,撒腿向厨房跑去。

郑老太太和张桂芝也闻到香味了,婆媳俩也赶忙从炕上下地,一溜小跑去了厨房。

厨房里,郑雅琴正从锅里往出盛大米粥呢,旁边的葫芦瓢里还放着一枚煮好的鸡蛋,正用凉水拔呢。

“大米粥!鸡蛋!”

狗蛋和狗剩看到鸡蛋和大米粥后,也不管这粥和鸡蛋是哪来的,就边欢呼边向郑雅琴的大米粥和鸡蛋扑去。

郑雅琴端着粥,一个转身,躲过狗剩的袭击,又抬起脚,一脚将那个去抢她鸡蛋的狗蛋踹到了一边去。

她大病初愈,身体还很虚弱,力气也不大,这一脚踹过去,并没有把狗蛋踹倒,只踹得他后退了两步,就站住了。

“你干啥踹我?”狗蛋歪着脖子瞪着眼睛,大声质问道。

郑雅琴毫不畏惧的说,“你说我为啥踹你,这鸡蛋是你的吗?你就来抢?”

狗蛋大声说,“东西在咱们家,就是咱们家的,你个丫头片子,不配吃这些东西。”

在好吃的面前,狗蛋也不怕神仙了,反正有奶奶和娘呢,大丫这个神仙也不敢把他怎么样了!

这时,狗剩也已经折了回来,又试图去抢郑雅琴手里的粥。

郑雅琴没客气,一脚又把狗剩踹出去了。

狗剩比狗蛋小,今年才7岁,人也长得比较瘦弱,被郑雅琴这一踹,直接踹到了门口,一下子撞到了老郑太太的身上。

“哎呦,你这是干啥呀?咋还打你弟弟呢?”老郑太太一看郑雅琴敢踢她的的宝贝孙子,气坏了。

张桂枝也气得鼻子直冒烟,刚要骂人,忽然看见郑雅琴手里捧着的大米粥,以及旁边葫芦瓢里的鸡蛋,张桂枝一下子愣住了。

“你……哪来的大米粥和……鸡蛋。”

老郑太太也看见郑雅琴的大米粥和鸡蛋了,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嗷的一声,差点跳起来,“你是不是偷家里的东西了?”

一边喊,一边踮着小脚跑回自己屋,从裤腰带上扯下钥匙,打开了炕柜。

炕柜里,她留的那5个鸡蛋还好好的摆在那里呢,一小袋大米也原封不动的藏在里面。

看样子,那死丫头没偷家里的东西。

老郑太太松了口气,重新锁好柜门爬下炕,回到厨房里。

此时,老太太已经猜到这些东西是哪来的了,进厨房后,她显得非常激动,声线颤抖的说,“大丫,你跟奶说实话,你这些吃的是哪来的呀?是不是你变出来的?你是神仙,你能变出吃的对不对?”

此刻,郑老太太很兴奋,很激动,真是这样的话,家里不就妥了吗?

往后就再也不用愁没饭吃了,还能想吃啥就吃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想到这儿,老太太的一张老脸都笑开了花。

郑雅琴看她笑得那么灿烂,岂能不知她再想啥?遂冷笑说,“我可没这么大的法力,这是别的神仙看我连饭都吃不饱,可怜我,送我吃的。”

“啊?不是你变出来的啊……”

郑老太太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一颗火热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

原来,她没那么大的本事啊!

不过,失落了片刻后,老太太又打起了精神,拉着郑雅琴说,“大丫,既然你跟神仙能说上话,那你能不能跟神仙好好说说,让他给咱们家点粮食啊,咱也不多要,就给个三五百……不,七八百斤就行,你看你这俩弟弟饿的,怪可怜见的……”

狗剩听到他奶的话,立刻配合着喊起来,“我饿我饿,我也要吃大米粥、吃鸡蛋,给我吃,都给我吃……”

郑亚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一张嘴就七八百斤,这还没多要呢?这要是多要得要多少啊!

她呵呵一笑,痛快的说,“行啊,你等着!”

说完,她冲着南方的上空拜了拜,口中念念有词。

“仙师,我家缺粮食,都要饿死人了,您能不能给我们点粮食啊,给个七八百斤就行……”

张桂芝小声嘀咕道,“要细粮,再要点钱,就要……”

没等说完呢,放在灶台上的粥碗和鸡蛋倏的不见了。

就是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不见的!

狗剩一看粥碗和鸡蛋都没了,哇的一声哭起来,跳着脚的喊,“我的粥,我的鸡蛋,哪去了……”

郑老太太和张桂芝枝及狗蛋儿,则震惊的无以复加。

那些东西,可就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明晃晃的失踪的啊!

活见鬼了!

“你还我鸡蛋,还我粥……”狗剩见粥和鸡蛋都没了,心都碎了,他迁怒于人,就冲过来的郑雅琴。

郑雅琴可不惯着他,一看小崽子敢打他,二话不说又是一脚,一下子把他踹到了柴火堆里,指着他骂——

“你还敢嚎丧,都是你,害得神仙都生我的气了,把我的粥都给收回去了!”

郑老太盯着粥碗消失的地方,半天才说出话来,“大丫啊,神仙这是啥意思啊?粥和鸡蛋咋还没了呢?”

郑雅琴像看棒槌似的看了老太太一眼,说,“这还看不出来吗?神仙生气了,连给我的东西都给收回去了,真是的!”

她抱怨了一句,怨气冲天的回自己屋了。

一进屋,她就赶紧进入空间,享受她热乎乎的大米粥和鸡蛋……

忙乎了一小天,总算能吃口像样的东西了,真幸福啊!

而厨房里

张桂枝母子三人还处在懵逼状态呢,张桂芝说,“娘,这是啥意思啊?神仙这是不给咱们粮食了呗?”

郑老太沮丧的说,“那还给啥了?你没看把大丫的粥和鸡蛋都给收回去了吗?连大丫的都不给了,更何况是咱们了!”

狗剩还在哭,“我要吃鸡蛋,我要吃大米粥啊——”

张桂枝被他哭得心烦,上去一巴掌打在了狗剩的脑袋上,“你嚎丧啥?你娘还没死呢,都怪你,非得要大丫的东西,这下好了吧,把神仙给惹生气了,啥也不给咱了!”

狗剩没吃到好吃的,本来就委屈的慌呢,又被他娘打了一巴掌,顿时更委屈了,他干脆扑通一声躺在地上,哇哇的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打滚。

“我不管,我就是要吃大米粥……我要吃鸡蛋啊……”

老郑太太心疼孙子,看她儿媳妇打了他的宝贝孙子,气的不是好眼睛的瞪了儿媳妇一下,赶紧把孙子拉了起来。

“孩子还小呢,你打他干啥?再说神仙生气,那也是因为你欠欠的乱说话才生的气,谁叫你在大丫背后偷着嘀咕了?”

“那能怨我吗?她也没跟神仙说要啥粮食,我偷着提醒她一下咋了?”

“还咋了?鸡飞蛋打了呗,这下子粮食也没了,钱也没了,你高兴了吧……”

“跟我啥关系啊?谁知道那神仙那么乐意生气?我要知道他动不动就生气,我能说那话吗……”

婆媳俩掐了起来,郑雅琴坐在空间里,一边吃粥,一边听她们掐架,倒也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