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还要草鞋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年三十了

过年这天,老郑家一家一家子都很紧张,从早上起,他们就不停的抻着脖子往西边张望,就是想看看老白孩子到底能不能死。

郑雅琴看到他们这副模样,怕引起蝴蝶效应,让老白孩子再逃过这一劫,就提醒了他们一下。

“今儿个黑白无常是要来勾魂的,要是看到你们这么反常,万一注意到这边来,那我爹可就要遭殃了。”

被郑雅琴这么一吓唬,那几口人果然不敢再偷窥了。

只是,心里仍惦记着那边呢。

“大丫啊,你说那黑白无常啥时候过来抓人啊?”

老郑太太坐在炕头上,紧张兮兮的问道。

郑雅琴也不知道老白孩子具体哪个时间段死的,甚至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过年那天死的,记得上辈子是年初三那天,才被人发现已死亡的。

是他家的西邻发现的,因为他家的烟囱从过年后就一直没再冒烟,西邻察觉出异样,到他家一看,才发现老白孩子已经死了。

这件事被生产队上报了派出所,派出所的人来后一检查,发现老白孩子死的时候张着嘴,眼睛瞪得圆圆,表情很痛苦,再一检查,发现他的嗓子眼里卡着一块鸡骨头。

很显然,就是被鸡骨头卡死的。

因为大家都过年那天才吃鸡,所以也以此推断,他就是过年那天被鸡骨头卡死的。

郑雅琴无法判断到底是哪个时间段死的,就说,“我也算不出到底啥时候死,反正就是过年这天,慢慢等着就是了……”

于是,郑家几口人只好忐忑不安的继续等。

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张桂枝把那只过年吃的小鸡杀了,收拾好,剁得稀碎稀碎的。

老郑家的吃鸡儿跟别家吃鸡的方式不同,别家都是只吃鸡肉,把鸡骨头扔了。

但老郑家可不这么吃,为了不糟蹋,他们家每次吃鸡,都把整只鸡剁的碎碎的,骨头也碎了,这样吃的时候,就能连骨头也一起吃了。

这种吃鸡的方式,郑雅琴委实难以适应,所以吃饭的时候,她都没用老郑太太和张桂芝说,就自己端着碗,只成了一碗小米干饭就回屋去了。

回屋后,她进了空间,把之前在道观里炖的牛肉盛了一碗出来,还开了一盒午餐肉,又弄了个黄瓜拌拉皮,然后开始舒舒服服的吃年饭了。

正吃着呢,交易器响了。

郑雅琴点开了连接,屏幕一亮,只见小哥一身家居服站在对面。

一看到郑雅琴的光头,小哥顿时一声惊呼。

“哎呦卧槽,妹妹,你这是怎么了?看破红尘了?”

郑雅琴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笑着说,“是呀,不过又后悔了,还俗了,小哥哥,能不能帮我买个假发呀,我想遮一下。”

“好啊,正好我要找你换几双乌拉草拖鞋呢,咱就这么交易吧。”小哥高兴地说道。

原来,前两天小哥把在郑雅琴那儿换的那双乌拉草拖鞋给了他姥姥,结果他姥姥竟喜欢的不得了,还跟几个要好的老姐妹显摆了一通。

那几个老姐妹都是注重养生的人,我知道乌拉草对人体的好处,见有这么好的东西,便都缠着小哥的姥姥帮着买几双,小哥的姥姥就找到小哥,发死命令让他帮她弄几双来。

这不,小哥接到姥姥的命令,马上就来找郑雅琴了。

郑雅琴前段时间割了一大堆乌拉草,都存在空间里呢,这几天她也没啥事,于是就答应跟小哥交易了。

……

晚上,郑雅琴去外面上厕所,出门的时候,她特意朝西边看了一眼。

今天是年三十,为图个吉利,家家户户都点灯了,就算是屯子里最吝啬的人家,今天也破例奢侈一把,全屯子几十户人家一起点灯,把屯子照的亮亮堂堂的。

只有,老白孩子家没点灯。

看样子,老白孩子八成已经挂了。

郑雅琴看着戏西院黑洞洞的窗户,想着里面的场景,心里哆嗦了一下,上完厕所赶忙就跑回来了?

毕竟那儿躺这个死人呢,她瘆得慌!

晚上要睡觉的时候,老郑太太敲她的门,郑雅琴从空间里出来,把门给她打开了。

老郑太太悄声问,“大丫,那屋死了吗?”

郑雅琴点头,“死了。”

闻言,老郑太太长长的输了口气,如释重负般,“阿弥陀佛,总算死了!”

既然老白孩子死了,她儿子就躲过了这劫,明天就能回来了,真是谢天谢地,菩萨保佑啊!

张桂枝听到西院死了后,虽然很替他男人高兴,但是也很害怕,一个死人摆在她家西边呢,她能不怕吗?

第二天早上,张桂芝就顶着俩大黑眼圈来敲郑雅琴的门了。

“大丫,老白孩子是死了,咱们咋让大伙知道他死了啊?”

她想立刻就把这消息公布出来,好让队里把尸体拉走,不然她都要吓死了。

郑雅琴说,“这还不简单,你先上他家去看看,然后就叫起来不就完了吗?”

张桂枝犹豫了一下,“我……不敢去啊……”

郑雅琴说,“那就带上狗蛋狗剩一起去去,让他俩给你壮壮胆。”

闻言,张桂枝白了她一眼,说,“那刚死完人的地方,多不干净啊,要是有不干净的东西缠上狗蛋狗剩可咋整?要不……你跟我去吧!”

郑雅琴嘴角一抽,合着狗蛋猫蛋怕不干净的东西,她就不怕了?

“我可不敢去,我怕死人。”郑雅琴一口回绝。

被郑雅琴拒绝后,张桂芝没办法,就去东屋跟老太太商量去了。

婆媳俩商量了一会儿,最后俩人壮着胆儿,一起去了老白孩子家。

郑雅琴就呆在空间里,一边不紧不慢的洗漱,一边等着听信儿。

果然,几分钟后,隔壁传来张桂枝和老太太尖叫的声音,“哎我的天呀,不好啦,老白孩子死啦……”

接着,外面乱了起来,脚步声、叫喊声、询问声……乱成一片。

等郑雅琴吃完饭出去时,老白孩子家院儿里早就站满了人,全屯子的人都来了。

这年头,又没有手机又没有电视的,漫长的冬天又不能出门玩乐,都要把大家闷死了。

难得有个新鲜看,大伙自然不会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