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哎呀妈呀,大丫,你咋变模样了呢?”

队长家的门口,队长媳妇腰里扎着条围裙,手里拎着个泔水桶,看样子正准备去喂猪呢。

郑雅琴微笑说,“变啥啊?我还是我,就是这一冬天没出屋,捂白了。”

“不对不对,你可不光是捂白了,你这眼睛也比以前大了,你瞅瞅,秋黑秋黑的,还毛的撸的,脸也比以前圆了,看看,连牙都白了……”

队长媳妇一惊一乍的吵吵着,把她闺女儿和媳妇都从屋里给吵吵出来了。

贾秀娟好王兆秀一出来,就情不自禁的都把嘴张成了“O”型,眼珠子也瞪得跟滴溜圆的。

“哎呀妈呀,你这是擦了啥胭粉了,脸咋这么白呢?”

贾秀娟不愿意承认郑雅琴变白了、变细腻了也变漂亮了,直接把她变美的事归咎到了她的妆容上。

她嫂子王兆秀上前几步,凑到郑雅琴的面前,几乎贴到她的脸上了观看,一边看一边还啧啧有声。

“啧啧,你瞅瞅这小脸蛋儿细发的,跟白面捏的似的,小嘴也跟涂了口红似的,真好看。”

郑雅琴侧头躲,避开了她不断贴近的大脸,微笑说,“嫂子别开我玩笑了,我也就是比从前胖了点儿,气色看着比从前稍微好了点,那就像你说的那么好看了。”

“这可不是一点半点的事儿,你现在跟从前比,就跟俩人似的。”王兆秀认真的强调道。

贾秀娟听不得别人好,更见不得别人比她漂亮,见到郑雅琴变得这么好看,又听到嫂子一叠声的夸郑雅琴,就冷笑着说,“现在家家户户都缺粮食,大丫进一趟城里,却能吃胖了回来,还真是好有本事啊!”

这是在质疑郑雅琴这几个月跑出去干啥去了?

郑雅琴这么聪明,焉能听不出她的弦外之音?何况贾秀娟在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鄙夷,傻子都能听出她意有所指。

郑雅琴不紧不慢道,“有本事倒是谈不上,顶多是有点运气而已,出去打工碰到好人家了,那户人家条件好,吃的好,我就跟着沾了光,也跟着吃胖了。”

她的这番解释,除了贾秀娟外倒是没人质疑,队长媳妇还真诚的说,“既然在城里待的那么舒坦,你还回来干啥?在城里享福不好吗?村屯子里家家户户都缺粮食,你们家更是早就断顿了,你回来也是遭罪。”

她这么说,不是为了郑雅琴好,而是希望郑雅琴别回来了,不然她收了人家那么多东西,老吴太太又没死,她上哪儿去兑现承诺给人家的房子啊?

郑雅琴笑着说,“哪能不回来呢?我可是思想积极的好社员,城里就是再好,咱们队里开始生产了,我也得回来帮着出份力。不然咱们村子的社员看我在外边打工过的好,都照着我有样学样,咱们的生产建设还要不要搞啊?我二大爷的工作还咋做呀?平时我二大爷对我这么关照,我可不能给我二大爷扯后腿啊!”

郑雅琴一边解释自己回来的原因,一边不动声色的拍了一下队长的马屁。

队长媳妇儿本来还想再劝劝郑亚雅琴,让她干脆出去打工算了,但是听到她的话里涉及到了她男人的利益,马上闭嘴了。

队长也出来了,看到容光焕发的郑雅琴后,也愣了一下,随即镇定地点点头,“大丫回来了啊!”

郑雅琴笑眯眯的说,“昨晚就回来了,本来想过来跟二大爷打个招呼的,可是回来的时候太晚,天都黑了,想着二大爷可能睡着了,就没打搅你,这不,今儿早上刚吃完饭,就赶紧过来跟你汇报了,我回来了,又可以参加咱们队里的生产了。”

队长最喜欢听到队里的社员们积极进步的言论了,听到郑雅琴的话后,队长的脸上多了几分笑容,连声音都慈祥了。

“你能这么想,很好,好好干吧,家里虽然不比外头吃的好,可咱守家待地的,踏实也安全啊,再说,只要大伙都使劲干,咱也饿不着!”

郑雅琴说,“正是呢,我也是这么想的,本来我是一颗红心向着咱们生产队,想着回来好好干活,好好生产,给咱们队里的农业建设加把劲儿,结果刚回到家,我爹娘还和我奶奶就嚷嚷着家里没粮食了,要把我卖到老贾家去换粮食呢,二大爷,你说现在都新社会了,他们还想学着旧社会的那套卖儿卖女的做派呢,这不是否定咱们国家的新制度,挑战咱们的新章法吗?”

她故意上纲上线的把事情往大了说,因为这年代最怕的就是上纲上线了,很多人,就因为一句无心的话,给自己招致来灭顶之灾,甚至死无葬身之地。因此对于这种敏感的话题,所有人都唯恐避之不及。

听到郑雅琴这么说后,大家的表情都严肃起来,特别是队长,那张黑脸上的笑容倏的收起来了,还拨愣着脑袋迅速的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外人后,才严肃的说,“大丫,说话可得注意点,有些话不能随便乱说,当心惹事。”

郑雅琴说,“二大爷,我可没乱说话,我说的都是事实啊,再说我也没冤枉他们,不信你上我家问问他们去,他们是不是打算把我嫁到老贾家换粮食?”

一早上就要给人打官司,队长很闹心,他烦躁的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说,“这事儿等会儿我去跟你爹说说去,不早了,你也赶紧去地里干活吧,马上上工了。”

郑雅琴情知道说了也白说,家里现在等着粮食救命呢,队长又不可能借给他们家粮食,她爹娘怎可能为了给队长个面子就把一家老小都饿死呢?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她还是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仿佛真相信队长能解决她的问题似的。“行,那我听二大爷的,相信有二大爷在,我肯定不能被卖出去。”

郑雅琴作势转身要走,刚转身,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说,“二大娘,我听说老吴太太又缓过来了,没死成!”

这下子,队长和队长媳妇都尴尬了。

去年大丫给他们送来那么多好吃的,他们也都知道这丫头在家里受气,做不了主,能给他们家里送的那些好东西,不定花她多少时间多少心思才攒出来的呢。

那些好东西早就进他们肚子了,可他们承诺人家的事却成了泡影,面对小姑娘殷切的眼神,就算脸大的,也吃不住劲儿啊。

贾秀娟可不管那个,看到她爹妈都挺尴尬的,就理直气壮的说,“是呀,人家没死,你就别惦记人家的房子了,不是不帮你,人家没死,我爹总不能把人家抬了扔出去,把人家的房子腾出来给你吧。”

她才不管谁送不送礼,东西是她主动送来的,又不是她们家管她要的,老吴太太死不死,她郑大丫能不能住到老吴太太的房子,那是她的命,住到了是她命好,住不到,那也是她时运不济,跟他们家没关系。

郑雅琴这次来也不是真来要房子的,就像贾秀娟说的,老吴太太没死,她就是再给队长施压,队长也不可能把老吴太太撵出去,把房子倒给她。

与其向他提一个他不可能办的事,还不如提个靠谱点的呢。